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小婆娘》小丑 完结版 小婆娘YAOI

更新时间:2019-10-06 06:10:35

《小婆娘》小丑 完结版 小婆娘YAOI 已完结

《小婆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悦方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陈熙阳,那只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悦方原创小说《小婆娘》,主角是陈熙阳,那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而他让她上车,也绝对是那女人将白痴病传给了他。 “谢谢!谢谢这位大哥!”田丁丁突然很开心,原来这个男人心眼这么好,“我还要去超市...展开

《小婆娘》免费试读

而他让她上车,也绝对是那女人将白痴病传给了他。

“谢谢!谢谢这位大哥!”田丁丁突然很开心,原来这个男人心眼这么好,“我还要去超市买绿豆,大哥您慢走……”她再次的弯下身,耳边传来‘啪嚓’一声,一阵雨水反溅过来。当她抬起头时,车已不见。

“大哥?”齐楠苦笑出声,“我有那么老?真是个不长眼的笨女人!”脑海里不断闪现出那个雨里的女人,确实没什么亮点,他自顾摇了摇头,将钞票甩向了雨刮片,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猪,今天路上堵车,没买到。下次哥哥在补偿你更大的!”话语里分明柔和了许多。

陈熙阳手握一瓶上等红葡萄酒,在落地窗前晃了晃,嘴角自乐的仰了起来,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他看了看手表,已经超过了十三分钟。

这个笨女人难道没听到他说过不喜欢等人?

片刻,玄关处传来窸窣的响声。

“一、二、三……”数到九时,她狼狈的闯进了客厅。

“先生!你的蟹!”田丁丁捧着袋子走到陈熙阳的身前停下。她的身体所到之处,无不被沾湿,她赤着脚,手里还撵着一袋子绿豆和一双高跟鞋。他立即被她雷到了。

“你是猪吗?”陈熙阳咳了咳,伸出两个手指尖,掂开了袋子瞧了瞧,然后用力的甩到了地上。声音再次传来,“只有猪才会在雨里窜来窜去!”看了看手表,继续呵斥道:“你迟到了十五分钟……”

“先生,外面在下雨,我打不到车……”

“我最讨厌喜欢解释的人!总喜欢为自己的无能找理由!你现在把螃蟹剥开!”

田丁丁嘟了嘟嘴,却不敢对上那人的眼睛,这个人真不好伺候,比魏子杰还凶!

“你会不会吃螃蟹啊!”又是一声怒吼,田丁丁提着螃蟹大伤脑筋,她真不知该如何下手。突然头被用力的敲了一下,她一个不稳,差一点就和它亲密接触了。

陈熙阳早就备好了毛巾,擦了擦手,坐到了沙发上,二郎腿一翘,“先把它的脚剪掉。”

“先生,哪里有剪刀?”

“直接用手!”

田丁丁瞪了地板一眼,然后费力的将螃蟹的爪扯了下来。

“把它的盖子打开!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盖子在哪儿?”不等她发问,他先提醒。

不知道他从哪儿弄了一根小汤匙递给了她,“把蟹黄蟹膏挑出来,放在你手心。”

“先生,放在我手心你怎么吃?”

他呵呵笑了起来,只见他‘嘘’了一声,一只大狼狗便屁颠屁颠晃悠了出来。

“啊!”田丁丁惨叫出声。那个大家伙,她怕!

“婆娘!住嘴!你要是把我的judy吓成了失心疯,明儿我就送你去疯人院!”将那大狗拢到身前,那男人极不耐烦的看着她,“把手伸过来!”

头一扭,田丁丁将那只颤抖的手送了过去。大有视死如归之感。

“别抖!你再乱抖小心judy嘴一抖不小心废了你!”

手心传来湿湿的、黏黏的、痒痒的感觉,她的心里一阵发麻,“先生,我发现你很无聊,只有无聊的人才会尽想无聊的事折磨别人。”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一边刷着客厅里的毛毯,田丁丁一边唱着歌。还有三块地毯,洗完之后烘干,她便可以去洗澡。她得罪了他,所以她必须干完了活才能去洗澡。

在田丁丁的心里,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小毛孩,孩子气,骄傲、自负,性子恶劣,喜欢欺负人。好在,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等到田丁丁另外找到工作,能够养活了自己,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儿。

睡梦中,有脚步声,急切的脚步声,有乒乒乓乓的容器盛,他睡的极不安稳,他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闹市,走也走不出去。突然“啪嚓”一声,他彻底从梦境里惊醒。

迷糊中抓过柜边的闹钟,眼睛由微眯逐渐晃悠着睁开,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谁啊?”将闹钟狠狠的往地上一摔,他蹬开了被子大步流星下了床推开了卧室的房门。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在五点半吵醒他?难道是家里有小偷?思及此,他又匆匆的跑回房里,捡起床边的一个空酒瓶,抡在了肩后,大大咧咧的走向了声源处。

“哎呀!怎么办?这个火怎么拧不开?”在绿豆泡了半小时之后,田丁丁苦恼的发现,打火灶怎么也打不开。

“喂!”一声大吼,田丁丁吓的一跳,心神不定的回过头,厨房门口站着一个身着白色睡衣的暴躁男,他的头发一根根的竖了起来,摇啊摇,一手撑着门,一手晃着酒瓶,活像一个酒鬼!“婆娘!深更半夜你在这儿折腾什么劲!你该不会梦游吧!”

若说梦游一点儿也不像,看她那样儿多认真多精神,难道昨晚的地毯把她洗出精神失常了?

“先生,难道你一晚上都在喝酒?你也没让我做菜啊?空腹喝酒很伤身哎,而且,你来这儿干什么?”

如被电击般,他很想拿酒瓶敲自己的头,他怎么找了一个完全没脑子的女人来了?

“现在都快六点了,我怎么也打不开这个火,先生,你来看看……”田丁丁不怕死的捏住他的睡衣牵着他来到打火灶前。

陈熙阳咬着牙抿紧了嘴,打开了她的手,如火的眼睛直瞪着她,一手放下酒瓶,两手紧紧的攥住她的双肩,怒吼:“说!你到底在干嘛!你想干嘛?你说啊!”

“你说……要喝绿豆汤的……”肩膀被摇的酸麻,耳膜也开始嗡嗡作响。“你不是说起床之前要准备好吗?”

吹了吹垂下来的几缕头发,“噢噢噢!我忘了!我九点起床!你都不知道问一下?”脑上传来一阵麻痛,田丁丁痛的皱起了眉。

“先生!你干嘛老打我的头!”

“谁让你笨的无药可救?”他顺手按了一下红色的开关。

田丁丁反驳,“今天星期一,学校一般八点就上课啊,我只是以正常的思维来分析而已,谁知道先生是个大懒猪……”后面的声音很小很小,她只是一不小心嘀咕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