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总会遇见你哪里可以看 完结版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傲娇受

更新时间:2019-10-11 00:04:08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总会遇见你哪里可以看 完结版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傲娇受 连载中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骨大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顾璞,曾存善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是骨大板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你是我的总会遇见》精彩章节节选: 周木华不好离开,跟着叶笺她们逛了半小时,也只挑了几样东西,他明天还有一台小手术要准备,看着时间差不多,和叶笺她们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展开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免费试读

周木华不好离开,跟着叶笺她们逛了半小时,也只挑了几样东西,他明天还有一台小手术要准备,看着时间差不多,和叶笺她们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

“Q蒂,要尝尝吗?”小仙在货架上拎了盒十二只装的问,“其实对于喜欢巧克力的人来说挺不错的,就是吃多了会有点点腻。”

“顾璞不吃零食,应该也不吃巧克力,腻的话……”叶笺苦恼,“还是不要了。”

“那要不凤梨酥?”

“这种的陷就特别足。”

“这个……拿吧。”

“对了对了,还有这个,特别好吃。”小仙远远看到那头方方正正垒起来的小盒子,兴奋地说。

叶笺推车过去,低头拿起一盒,在手上掂了掂,很轻,但包装却精致的有些过分,“浅茶家芝士条蛋糕,重乳酪”,上头的字也设计得很清新。

“真的超级好吃,而且保质期也很短,只有七天,所以很新鲜的哦。”

叶笺一看就知道小仙最近肯定喜欢吃这个,她被说得有点心动,正想要不就买一盒让顾璞尝尝?

她侧身看看价格,顿时一惊,上面规格写着才八条,却要四十几,平均一条五块多,真贵。

权衡再三,她还是忍痛放下。

结账的时候,叶笺心里一直记着记着,好东西是好东西,可贵啊,她就是痛快不下来。

等前面只剩下最后一个人,眼看马上就要离开商场,叶笺脑门一热,终于作出决定,直直地朝那个地方过去,拿了盒最新日期的。

小仙见叶笺成功被自己动摇,笑得抿着嘴像只得逞的小狐狸。

第二天一早,叶笺左手拎着昨晚买的零食,特意去那家常光顾的牛奶店,买了一瓶牛奶,这是这两个星期来的第二瓶牛奶,也就是说,她过两天还能再喝一次,所以,这瓶,是给顾璞的,上次没给成,是因为他们还不太熟,现在,她吃饭的钱都是顾璞给的,估计,不会太难送出去。

昨晚那盒芝士条太贵,叶笺没打算把钱算进去,就自己偷偷垫过去。

顾璞早就在办公室了,叶笺想不通,她明明足够早,为什么顾璞每天都还要比她来得早。

见进来的是她,顾璞看了一眼就又低头看着桌面那一叠资料。

叶笺打了声招呼就搬来一张小凳子,把一大袋东西放在上面,一样样取出来,按照价格,分类别地放进储物箱里。

价格贵的,保鲜时间不长的放外面,便宜些的,保质期相对长的放里面,这样,顾璞先吃掉的就是贵些的。

顾璞不买零食,自然不清楚价格如何,他的确也是和叶笺想的那样,先拿掉的是最外面的。

只是,顾璞似乎对那个最贵的芝士条丝毫不感兴趣。

难道是包装太花哨了?

于是,叶笺偷偷把外面的包装去掉,里面是八个长条状的盒子,虽然包装还是有点过,不过确实比之前看起来低调了不少。

但顾璞还是没有要动它的意思。

叶笺托腮百无聊赖地在草稿纸上练字,想着究竟怎么才能让顾璞像那天接受她递过来的牛奶一样尽快把芝士条给吃了,毕竟就只剩下两天保质期了。

她没有任何目的地在作废的稿子上,看到哪个字就跟着变换着各种风格不厌其烦地写哪个字。

“你以前是练过什么字体吗?”

顾璞听着她笔尖在纸上轻微的摩擦声,断了思绪,看过来就见到斑驳的纸上见缝插针地镶着明显是随手而为的字,一下就想起那天见到的那张便签里的字,连带那种说不清的味道,他执拗地觉得,她一定是学过某种字体。

“以前练过曹全碑。”

“隶书。”顾璞轻笑,难怪他说为什么看起来有种说出的味道,原来缺的是种韵味。

曹全碑?

他见过的,很好看的字体,是挺适合女孩子练的。

“不好看吗?”

叶笺试探著问。

“不是,很好看。”

“你也练过吗?”得到肯定,叶笺怀着小小的期待。

“练过。”顾璞用笔帽敲敲桌面,也不往下说,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珠子似磁石一样,牢牢地吸住她。

“曹全碑吗?”

叶笺半个身都倾向顾璞,完全没点意识顾璞是在吊着她,甚至还带着一种喜逢知音的雀跃。

“不是。”他嘴角一勾,达到预想中的效果,就好整以暇地看她,回答,“狂草。”

叶笺:……

叶笺偷偷瞄了眼他处方的签名,真的完全看不出写的是顾璞两个字,脑子里正准备给顾璞的备注添一笔,就又听到他说,“逗你玩的。”

叶笺一愣,立马脸红心跳地坐回去。

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刚看完的病例拿过来,继续认真地翻起来,好像刚才什么也发生。

顾璞看着她掩耳盗铃的小动作,无声地笑得更开。

估计是余光察觉到他在看着她,她的耳根尖迅速红得跟胭脂一样。

一定很烫,顾璞猜。

*

那天叶笺叫梅燃直接和顾璞说,梅燃本来就没打算找顾璞,但没想到顾璞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她不知道他听到多少,却是看到他带着叶笺走了,头也没回。

心除了被痛主导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顾璞很好,唯一可惜的是,他不再属于她,她不知道他会怎么来想她,也许,他会问起来,然后,叶笺会添油加醋,谁又知道呢。

偏偏,最不想要被人看见落魄的时候,曾存善总是那么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她面前。

结果,心里所有的怨恨和不甘,就都落到他头上。

曾存善被骂得脸都黑了,但半步也没走,他之于梅燃的执念,不少于梅燃之于顾璞的。

话说得有点狠,可此时此刻,梅燃拉不下脸来对他说对不起。

是该说,但绝不是现在。

往后几天,曾存善虽然没躲着她,可梅燃感觉得到,他站在自己身后的距离,更远了。

梅燃不是不知道曾存善对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是,她到现在都还对顾璞存在侥幸,又怎么叫她投向另一个男人怀里?

既然没有机会,断就要断得果断。

而那句对不起,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说出口,她话说得那么狠,一句对不起,的确轻了。

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又不巧地撞上曾存善那个奇葩的亲戚。

梅燃隔了一层楼,都听到那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她听了一阵,听不下去,索性直接下去。

“我女儿啊,现在在英国留学,我原来是叫她学医的,她不愿意,”老妇人一脸骄傲地说,“还好,她当初不听我的,善啊,你怎么到现在还是主治医师,我听说,这……职位很低的,是不是?”

老妇人是曾存善隔壁家子的,在曾存善还在读书的时候,她女儿总是被人拿来和曾存善做对比,巧了,曾存善是那个邻居家的孩子,偏偏,她又生不出儿子。

后来,家里的公婆去世之后,她东凑西借了钱送女儿到国外镀了层金,又听说曾存善读了医,同批进去的人都陆续上去,就他一直在主治医师上纹丝不动,她一逮着机会,就会到院里头酸言酸语。

“这么厉害啊,那你有的是福享罗。”不知是谁附和,老妇人更加得意。

曾存善半句话不说,照样给病人该检查检查,该开药开药,完全没当她一回事。

老妇人没得劲,上来就扯了下曾存善的白大褂,想要撩他说话,好让她继续威风下去。

曾存善冷飕飕地剐她一眼。

老妇人讪讪嘴,松开手,又继续聒噪不堪地说,“我女儿呀,说要找个当地的男朋友,但我怕……那些男的不会疼我女儿……”

梅燃下到来,老妇人还说得眉飞色舞,她气不过,一肚子的火药呛得老妇人不行,“那您老人家怎么不提一下你女儿当年高考四百分不到的辉煌事迹?”

“在国外做三等公民哪里来的勇气挑当地的男朋友,谁挑的谁,还不好说,不是吗?”

“您难道没看到最近一个新闻报道的就是儿女出国糜靡生活,老人死于家中无人知晓吗?”

梅燃话落,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就应声而起。

“你……你,我是患者,我可以投诉你。”

老妇人当众下不了台,开始恐吓。

原本打算不了了之的曾存善没想到梅燃会出现在这里,还帮他出头,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他刚放下病例,就听到梅燃大义凛然地说,“记好了,我叫梅燃,主任办公室在四楼,要投诉还劳烦您移驾。”

恼羞成怒地老妇人错手一推,力气不大,但毕竟是做惯农活的人。

梅燃穿的又是高跟,重心不稳,眼看就要往后跌。

老妇人知道事情闹大,正想要拉她一把。

身后的人已经先一步把梅燃整个人拦腰靠到身上抱稳。

老妇人心底一慌,看到梅燃名牌上大大的几个副主任医师的字样,脸色立马吓得惨白,她原本梅燃以为看起来这么年轻,顶多也就和曾存善一样的主治医师,没想到竟然是个不得了的副主任,正愁没台阶下,一转眼见到曾存善紧紧拦在梅燃腰上的手,眼里顿时闪过精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