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废材逆天之妖孽七少爷 紧缚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弱受

更新时间:2019-11-04 12:05:56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废材逆天之妖孽七少爷 紧缚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弱受 连载中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传闻中的美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赵初,芮儿

完结小说《废材少爷:逆天庶媳》是传闻中的美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初,芮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老祖宗看向司夫人,缓和了表情,道:“秋余,娘知道这些年你辛苦了,你一向公正,对人慈善,娘才能放心的吃斋念佛,不过今儿这事已出,娘...展开

《废材少爷:逆天庶媳》免费试读

老祖宗看向司夫人,缓和了表情,道:“秋余,娘知道这些年你辛苦了,你一向公正,对人慈善,娘才能放心的吃斋念佛,不过今儿这事已出,娘还是得再提醒你一句,大局为重。”

“儿媳谨记。”司夫人老老实实的应。

“还有你,芮儿,你将来的日子呀,在婆家。学学你大姐,将来也做个相夫教子的好媳妇儿。也让人家说我们司府,教女有方,不好吗?若是日后,万一在婆家受了什么委屈呀,还不是得指望着你大哥,还有你二弟帮你撑腰吗。”

司亦芮一脸不屑,小声嘀咕,“谁用他?他也配?”

老祖宗的脸微微一拉,“怎么,你连祖母的话都不听?”说罢又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司夫人,“看来你娘教育有别啊。”

司夫人着急的瞪了司亦芮一眼,又赶紧跟老祖宗陪笑脸,“娘,芮儿就是孩子脾气,是被我惯坏了,以后我一定多加严教。”

“嗯,你看看芬儿就很好。”

“是。”

事儿处理的差不多了,老祖宗就起了身,又看向司雪,说:“雪儿这几日,就多养伤吧,对了,把那个马大夫请来,好好给雪儿看看身子,多抓几副补药,赶紧把身子养好。”

“是,儿媳一定照办。”司夫人老实地应。

“谢祖母关心。”司雪起身,跟老祖宗作了一揖。

老祖宗嗯了一声,举步朝门外走去。

“娘慢走。”司夫人屈膝俯身,待脚步声渐远,这才缓缓起身。

司亦芮这时跨到司雪面前,压着声音质问:“你说,是不是你跟祖母告的状?”

司雪一脸无辜,“二姐,你可别乱说。我是诚心来请罪的,一路从西院径直走来,未去别处,外面的丫头家丁都看得到,就连赵初也一直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去告状。”

“不可能,你诡计多端,一定是你设计好的!不然,怎么可能你刚一被打,祖母就来了,这种小事,是怎么惊动祖母的?”别以为她傻,她早就看破这庶子是什么样的人了,一猜就能猜到他的阴谋。

司雪淡笑了笑,还是又虚弱又无奈,“二姐,如若像你所说,我是诡计多端的人,又怎么会耍这样被人一看就看出来的阴谋。”

“你……”司亦芮一时被堵的语塞。

司雪又连忙跟她作了一揖,讨好地道:“二姐,你我到底是姐弟,今日确实是让二姐委屈受伤了,二弟在这里跟你陪个不是。该受的罚,我也领了,就请二姐饶过二弟这次,可好。”

“你,你……巧言令色,口是心非。”

“芮儿,好了。”司夫人有些疲惫的阻止了司亦芮,也劝道:“老祖宗都出面了,不可再不依不饶。你也该收收你的脾气。”

“娘!”

“下去!”司夫人突然的严厉,让司亦芮不敢再嚷,噘着嘴退了几步。

虽然心疼女儿,但是,司夫人是知道孰轻孰重的人,不会为了女儿的一时置气,就将自己这一生的努力白费掉。只是她现在看着司雪,心里直发怵,芮儿是直肠子,不是愚蠢,今天这事儿,确实不会跟司雪没关系。这个庶子,开始利用老祖宗来压她了,这是逼她动怒吗?

“母亲,若没什么事,那儿子就先告退了。”这方,司雪妥妥的又跟他行了一礼,态度谦和的告退。

“嗯,你回去吧,好好养伤。”司夫人敷衍地应了句。

“是。”司雪说罢不慌不忙的朝门外走去。

司夫人看着他消失在门口,微微眯起眼睛。这庶子远比她以为的狡猾阴险啊。

“娘……”司亦芮见司雪走了,还有些不甘心的想怂恿母亲。

怎料司夫人的脸色十分不好,“你不用再说了,今天都是你惹出来的事端。”

“娘!”

“你这么大了,做事也该长点头脑!”司夫人阴着脸色,认真的说,“说到底,无非就是你闲来无事想欺负欺负那女人,为着这点绿豆小事,不仅自己受伤,还惹得你祖母对我们不喜,你觉得值得吗?”

司亦芮见母亲动了气,不敢再吭声。

“而且你祖母说的话,也是有道理。你一个快二十岁的姑娘家,该把心思花在怎么能嫁一个好夫婿上,而不是成天跟自己的弟媳浪费时间!你赢得了她,欺负了她,对你又有何用?不过是自己那些心气顺了些罢了。芮儿,你记着,对自己的前途没用的心思,莫去浪费!”

司亦芮被训的脸都白了,低眉顺眼的应:“对不起,娘,是女儿不好。”

“你回去好好想想。”司夫人叹了口气。

“是,娘,那芮儿回房了。”司亦芮提了裙子,忙不迭的出了门去。

司夫人愁绪锁在眉间,表情凝重。秦嬷嬷凑上前来,“夫人。”

“老祖母怎么会知道这边发生的事?”

“老奴去查查。”秦嬷嬷悄悄退出房间。

司夫人坐到椅子上,以指扶额,思绪万千。庶子已经不受控制,她屡屡被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日看,如若一切都是庶子策划,可见他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心思细密,隐忍冷酷。这样的人,一旦翻身,会对欺压了他十几年的人心软吗?会对伤害了他母亲的人手软吗?绝不会。那么她,和她的儿子司峙,将会面临一个可怕的敌人。

秦嬷嬷悄步走了进来,“夫人,是两个打扫佛厅的丫头议论,被老祖宗身边的张嫂听了去。这才让老祖宗知道的。”

“打扫佛厅的丫头?那她们又是怎么知道?”

“这个,有人说是看见了赵初从物品库取了戒尺,还有,今儿,二小姐在西院吵骂时,也被人听见了……”

司夫人气压在腹部,上不来,咬牙道:“司府里多舌之人,真是太多了。”

“夫人,老奴暗中将那几个丫头……”

“不行,你当老祖宗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这时候处理几个丫头,不是此地无银吗?”

“是,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你记住,越是棘手吃亏的时候,越不能着急鲁莽。”

“奴记住了。”

*

司雪在赵初的搀扶下回到了西院,坐到椅子上已是满头冷汗。

“少爷,你何必这么苦自己。”赵初看着他痛苦的样子,也是担心。少爷不让他留余地,他只能用力打他。可他也知道,少爷的身体根本抗不住。

司雪努力压制着伤痛,无奈的笑了笑,“赵初,你做的很好。谢谢你。”

“少爷,你别跟我说谢谢,赵初是你的奴才,你就是我的主子,赵初做什么,都是为着主子。”

司雪欣慰的望着他笑,终于有个踏实的人用了。“我不会亏待你。”

“赵初知道少爷是好人,心甘情愿照顾少爷。”赵初见他脸色已是煞白,很着急,“少爷,你快些躺着去吧,我来给你敷药。”

“我想去看看娅儿。”司雪凝着眉心,满眼的担忧。

“少爷,少夫人在耳房,不会有事,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等你好些了,小的扶你去找少夫人。”

司雪犹豫着。

赵初不懂男女之情,实在不懂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只觉得少爷太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了。那么精的人,怎么还掂不清轻重呢。

“……也是,你先给我敷药吧,莫让她见我脸色太差,会担心。”司雪的话让赵初心里直翻白眼,天,少爷居然为了不让少夫人担心,才先上药,这理由他也是服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