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捕与快刀》神捕与你同在 小说TXT 神捕与快刀LOLI

更新时间:2019-12-22 06:06:42

《神捕与快刀》神捕与你同在 小说TXT 神捕与快刀LOLI 连载中

《神捕与快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潮来寒雨分类:武侠主角:郭大人,那好

《神捕与快刀》由网络作家潮来寒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郭大人,那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五三司会审 三法司,由都察院、刑部、大理寺组成,是这个日渐衰落的帝国最权威的法律机构。虽然说它是封建王朝下的机构,但的确给了很多...展开

《神捕与快刀》免费试读

五三司会审

三法司,由都察院、刑部、大理寺组成,是这个日渐衰落的帝国最权威的法律机构。虽然说它是封建王朝下的机构,但的确给了很多人证明清白的机会。

郭正域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他早已没有前几日那种恐怖的感觉,现在更多的就是迷茫。

会审,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但这种机会并不掌握在他自己手中。

他现在正在一间单间的屋子,屋子很暗,没有灯光。但也比那阴冷潮湿的牢房好上不知多少倍。

他开始感叹自己仕途的坎坷,以及命运的无情。

人在最空虚的时候,往往都是这样。

他想到了他的少年,那时,他常幻想着当上一个受人尊重的人。做一个古代所有封建知识分子都想成为的,那种真正的辅佐明君的贤臣,于是,他开始刻苦的读书。

而如今,他终于成为了它所幻想的人,当上了一个朝中三品重臣,可是现在他却身陷囹圄。

他开始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白衣客――徐云野。

他过去是最看不上这种人的,可如今却有一丝羡慕。他甚至有一点想成为那个潇洒的,自由的江湖侠客。

男人的浪漫便是江湖。

至少要比那规矩的朝堂浪漫的多。

他还在想,直到那光照进来,门开了。

两个锦衣卫走进来,“郭大人,会审时间到了,您请吧。”

这次郭正域不再假装冷静,他站了起来。

他突然想通了,他要勇敢起来,就像那个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徐云野。

人类,为什么能站上万物金字塔的顶端?为什么主宰了那些力量远不及的野兽们?

人类的强大之处,就在于人类的勇气,敢于直面生死的勇气。

他走出了门,阳光还是那么的刺眼。

会审的地点是一座大殿,远比那天的庭狱正式的多。

他没有犹豫,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大殿。

大殿上已经依次坐好了人,正中间的是刑部尚书萧大亨,今日就是他为主审官,左右分别是大理寺卿与督察院御史,在场陪同办案的还有东厂总管陈矩以及六扇门长官顺天府尹刘成。随从两人的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郑国泰,以及六扇门总捕头白双。他们身后又各自站了锦衣卫与捕快。整个大殿,比起前两日庄严了百倍。

萧大亨见郭正域到了,清了清嗓子,“郭大人到了,那我们开始吧。”

众位大人全都正襟危坐,看着郭正域。

“且慢,老夫也来听听。”一声浑厚的声音传来。

是一个老人,他穿着一身一品官服,气宇轩昂,看不出来一点老态。

众位大人连忙起身行礼,“沈大人。”

他就是沈一贯,当今首辅。

郭正域没有行礼,只是朝他笑了笑。

他知道他今天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拜这为首辅大人所赐。

但现在他并不怕。

沈一贯也回了礼,“列位大人不要惊慌,老夫今日来只是为了看一看各位大人如何审此要案,别无他意,老夫只是旁听一会儿,并不妨碍各位大人,还是请继续吧!”

众人人这才敢坐下,肖大亨又正正官服,对郭正域道:“妖书案的案情,东厂早已将案件文书发给各位大人,想必各位也都看了,所以在此我并不多说什么。请问郭大人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只是希望大人能秉公办案。”

“好,请给事中钱梦皋。”

不一会儿,钱梦皋便走了上来。他先是行礼,又轻蔑地看了一眼郭正域。

可是,他看不出一点畏惧。

萧大亨问道:“钱大人,你指妖书案是郭大人所为,可有什么证据?”

钱梦皋又把那天的说辞又说了一遍。

萧大亨抚了抚胡子,“郭大人,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没有,他的话全部是子虚乌有。”

“好,再带沈令誉并妖书刻板。”

不时,官差押着沈令誉上来了,他还是向那天一样,满是伤痕,只是好像填了些新伤,他早已是连说话都费劲,艰难的把那天的证词又说了一遍。

萧大亨点点头,“案犯已招,留下证词并刻板在此,郭大人有何话可说。”

“大胆,我现在问你话,不要跟我扯些没用的,我问你,妖书案到底是不是你所指使?”

“你叫我说上一千遍,一万遍,我还是那句话,妖书案不是我所做的,你们想陷害我,呵呵,我绝不会认罪的。”

“哼,证据都在,你还拒不认罪,你信不信我当场就可以定你的罪?”说完这话,萧大亨看了沈一贯一眼,而沈一贯只是微笑。

郭正域这才明白,萧大亨与沈一贯也是一伙的。

此刻,他没有恨,也没有恐惧,他认命了。

这就是他的宿命吧。

突然,一个捕快走了上来。“大人,此案另有隐情。”

萧大亨眯上眼睛,“你是何人?”

“六扇门捕快,方天成。”

“笑话,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小小的捕快,也敢说话?刘大人,这是你的人?”萧大亨看向刘成。

刘成怒目看向方天成,“大胆,谁叫你上来的?还不退下。”站在他身后的白双也是捏着一把汗,这小子,不知又在干什么。

大殿内很安静,方天成一动也没有动,只是盯着萧大亨,眼中也没有一点害怕。

郭正域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十分惊异,他想不到事情,居然还有转机。

“来人,把他轰出去。”

“且慢,他虽是一个小小的捕快,但既然他说的事情与这案件有关,何不让他把话说出来呢?”一阵熟悉的怪声传来。是陈矩。

萧大亨笑笑,“好,既然厂公让你说,你就说吧,但是若是胡讲一气,本官可要治你罪,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你说妖书案另有隐情,可有证据?刚才沈令誉已招,妖书是郭正域让他所刻,又让他发出,有何不对?”

“大人,如果这案子是你所为,你会怎么做?”

萧大亨大怒,“放肆,你这恶吏,竟敢拿言语侮辱本官,还不快快将他打出去。”

方天成道:“大人息怒,我只是觉得此事不合常理。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会立刻焚毁刻板,留下刻板,这样一个致命的证据,岂不是故意陷自己于麻烦之中吗?”

钱梦皋抢道:“这说不上什么,我早就盯了这人很久了,那天我派人查的很快,他没有时间毁掉刻板。”

“好,那我再问沈令誉,你说妖书是你所写,亲手所刻,并亲自分发?”

“是,是小人。”沈令誉缓缓说道。

“那好,请你现在把妖书的内容背一遍。你印了这么多本,而妖书只有区区几百字,你不会背不下来吧。”

“呃,呃……”

“你背不出?”

萧大亨道:“这几日他受了审问,压力很大,可能忘了,这有什么?”

方天成又道:“那好,我要问问众位大人,这刻板是怎样做出来的?”

陈矩道:“不就是先写出来,再用刻刀刻在板上。就做出来了。”

方天成道:“那好,现在就请人呈上纸笔让沈令誉亲自写一遍妖书,看看他的字迹能否与刻板上对的上。”

一个官差站出来,“报,沈令誉十指倶断,恐不能写字。”

方天成道:“无妨,将他之前所写的证词拿上来,与之比对,总是有些字能够与妖书对的上的。”

此时,坐在一旁的沈一贯先是皱眉,又淡淡笑笑,镇定自若,道:“先别说能不能对得上?就算是对不上那又怎么样?他就不会让别人来写吗?”

方天成看向沈一贯,“请问如果是大人你办的案,你会让别人来做这件事吗?又有哪家刻板厂子,敢接这种活呢?”

沈一贯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即使是面对张居正,他也没感到什么。

可是,面对眼前的这个小捕快,沈一贯竟第一次有了一种慌张。

萧大亨接道:“这可能有其他的案犯在,也说不定啊,单凭这一点就说妖书不是他写的,恐怕还不够。”

“那好,还有一件事,妖书案发当晚还下了一场大雪,不是吗?”

“不错,这又如何?”

“那好,既然妖书是沈令誉在那天晚上所传,那么为何当晚那么大的雪,他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呢?”

“这有什么,只不过是它的脚印被雪给盖上了而已。”

“那么,既然脚印会被后来的大雪所盖上,那么地上的妖书,上面却没被雪覆盖呢?要知道,很多人一早起来都看见了,妖书就是放在他们的门口,他们看见的时候,妖书上没有雪。”

“这,这……”萧大亨什么也说不出来。

“案情就是这样,妖书绝不是沈令誉所传,他只被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而案件更不是郭正域大人所指的。”

这一次,没有人再出来辩解,这就是真相。

郭正域笑了。

这么多天了,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虽然经过这几天的思想斗争,他不怕死,可是谁又想死呢?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中有了一丝敬佩。

沈一贯拍案而起,“那你说,犯人是谁?”声音竟有些颤抖。

自妖书案发后,沈一贯便计划陷害郭正域,目的就是为了打倒他多年的对头――沈鲤。而如今,他见自己的计划失败,忍不住有些气急败坏。

方天成道:“犯人,我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但还不敢确认,不过既然今日众位大人都在此,我们说出他的名字,请诸位立刻派人去他的府中调查,我相信你一定会有所发现。”

“犯人是谁?”

“他就是……”

“报,刚刚,刚刚传来消息,妖书案的犯人被抓到了。”一个官差跑了上来,打断了方天成的话。

萧大亨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回大人,刚才据说接到有人的举报信,说案犯叫曒生光,我们立刻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