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合约老公王泽 出柜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女王

更新时间:2020-02-13 00:05:12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合约老公王泽 出柜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女王 已完结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

来源:作者:手可摘星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欧阳陌,沈小燕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的小说,是作者手可摘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一次来你这儿,屋里挺温馨的。” 沈小燕四处环顾,不时的发出感叹。 欧阳陌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草草打理后,便出来。闻言说:“我...展开

《致命合约:老公太深情》免费试读

“第一次来你这儿,屋里挺温馨的。”

沈小燕四处环顾,不时的发出感叹。

欧阳陌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草草打理后,便出来。闻言说:“我大二就从家里搬出来了,在这里住了有两年了。”

“难怪你整天缺钱,这房子租金不便宜吧。”

是不便宜。

之前租金都是父亲支付的。

现在全由自己承担。

都觉得力不从心。

“这东西都是你自己卖的?”沈小燕摸着布艺的沙发,手感真好,一看就要不少钱。“你这客厅也不小,沙发怎么这样摆着?”将沙发靠墙,茶几移开,地毯单独放于一处。

好怪异。

欧阳陌没有回复她。

沙发之前不是这样摆的,只是某人兴趣恶劣。不喜欢床,就喜欢客厅,她能怎么办?几次那事后发现受伤,无奈才将原本摆放好的东西挪了挪。

当然,这事她肯定不会告诉沈小燕。

从厨房拿出碗盘的陆周沉默着。

欧阳陌大二跟欧阳叔叔大吵一架,当时自己在北京,知道此事时,欧阳陌已经离开了家。说起来,罪魁祸首还是自己。虽然很冤枉,但追根究底就是自己。

陆周将早餐倒进盘子里。

“你们过来吧。”

沈小燕像只快乐的燕子,飞一般的冲到了餐桌旁。

欧阳陌也尾随过去。

“这么大早你们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送早餐给我吃吧?”欧阳陌拿了个包子,捏了点放嘴里,问着俩人。“如果是真的,我会有罪恶感。”这么大早的,自己是有多重要,让这俩人结伴给自己送早餐呢?

“你说对了,我们还真不是为了给你送早餐。”率先接话的人是沈小燕。她说:“是我约的陆周,你的地址是由他提供的。我找你是想找你帮个忙,上次V吧的事,我们被开除了。以后都别想再去挣外快了,好遗憾啊,以后很难再找到比V吧更高外水的地方了。不仅如此,我们还牵连了我表姐。我表姐在V吧干了六年了,今天要从V吧住宿搬出去,我是找你过去帮忙搬东西的。”说完,看了眼陆周。略有羞涩的说:“没有想到,陆周一听愿意帮忙,所以就一起来叫你。”

原来是这样。

欧阳陌有点抱歉的看着沈小燕,说:“小燕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自己的冲动牵连到了你表姐。我当事只想着顶多就把你害了,怎么这么严重,要不我去V吧找管事的说说。”

沈小燕一摆手。“算了,V吧的人说了,让你不要再踏进去一步。不知道你是得罪谁了,被严重警告了。”

不用说,她明白了。

还能有谁。

除了祁薄,还能有第二人不成?

临出门时,欧阳陌落后一些,问陆周:“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的?”

照理连姚姨都不知道,他长年在北京连回来的日子都屈指可数,是怎么知道的?

陆周并没有解她的困惑,只是加快的步子从她身边走开。

……

欧阳陌前脚刚离开小区,后脚祁薄在健身房就接到了电话。

“你说谁?”语气冷硬,带着怒气。

老板显然不爽。

方凯措辞小心的说:“是欧阳小姐继母的儿子——陆周,还有那个沈小燕。”

陆周?

这个人他印象深刻。

在师大附中是个风云人物,在学数、物理上是个难能可贵的天才。附中公布栏中至今还有他的照片,得的奖数不胜数。

长相出众,才华出众,性格更是出众。

他虽长年在北京,可是谁又知道他一次又一次的往反S市与北京是为了谁?

祁薄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秘密的人。

在一个深秋的夜里,祁薄将他堵在了路上。

这是俩人第一次交锋。

“一个成年男人蒙骗无知未成年少女,你不觉得可耻?”

年纪不大,带着一个佼佼者特有个傲气。

也就二十岁一个孩子。

“你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指责我?”祁薄笑了,带着胜利者的得意。“朋友?同学?哥哥?还是……男朋友?”

他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个暗藏情意,不敢表露的人。

他的话刺激了陆周。

最后呢?

俩人打了一架。

年纪轻轻,身手倒是不错。

祁薄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第二天,欧阳陌看他的脸时,还开玩笑的说:“你是跟我的追求者打架了吗?”

他张了张嘴,没有想到她胡言乱语,既然还真说对了。

……

“祁总?”

方凯见电话那头的人不说话,也不敢挂电话,便出声打断他。“我是跟上去吗?”这种跟踪女人的勾当他很不想干,要是将来自己女朋友知道了,还不骂变态啊。

祁薄闻言冷哼一声。

跟上去?

跟上去干嘛?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让他去办。

……

出了趟门,回家,屋里被搬空了。

遭小偷了?

欧阳陌一脸茫然与困惑的走进屋内。

空空的餐厅。

怎么连桌椅都偷?

这时,从她的房里走出一名胖胖的中年女人。欧阳陌认识她——房东。

房东看到欧阳陌显然也有点吃惊。

欧阳陌率先开口:“你是把我的东西都搬出去丢了吗?”没有经过主人同意,这算违法吧。

就算她是房东,也不能这样做。

欧阳陌有点生气。

房东更是莫名其妙。“不是你急着退房吗?”说着,还拿出一个信封。“违约金都多付了一倍。”

不可能吧。

欧阳陌眨了眨眼,还是没有明白过来。“我没有要退房啊。”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起。

拿出一看,是一组陌生的号码。IP位置显示在本市,欧阳陌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欧阳小姐你好,我是祁总的秘书杨苡,上次你来霍氏我们见过。”

是她。

欧阳记得,很职业的一个女人。

可是,她打电话来干嘛?

“杨秘书?”

杨苡表明自己的意思,说:“欧阳小姐,祁总让我通知您,你的东西已经搬去了东部西海岸的临山二期了。”

这是个什么鬼?

“哪儿?”

杨苡又解释了一次。

这时,欧阳陌才恍然大悟。

自己的东西不是被丢了,也不是被偷了,而是被祁薄这个自作主张的流氓搬走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东西搬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