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娇妻难追沈一茗曹恩萧 帝王攻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鬼畜

更新时间:2020-02-15 12:05:39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娇妻难追沈一茗曹恩萧 帝王攻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鬼畜 连载中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青弦白衣君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狄墨,苗姨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是青弦白衣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狄墨,苗姨,书中主要讲述了: 裴源冲好了红茶,就把茶壶和之前狄墨冲好的咖啡都放在茶盘里,准备端出去,狄墨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开口叫住他,轻声道,“裴先生,可否问...展开

《娇妻难追,总裁请放手》免费试读

裴源冲好了红茶,就把茶壶和之前狄墨冲好的咖啡都放在茶盘里,准备端出去,狄墨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开口叫住他,轻声道,“裴先生,可否问你个问题?”

“哦?”裴源唇边笑意扬起来,“小姐想问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

“之前我在书房看到过一幅很漂亮的女子肖像,上头写了一个‘琳’字。后来听说她也姓裴,不知道和裴先生什么关系?”

“是我姐姐。”裴源说道。

“原来如此。”狄墨忽然笑了,靠近他低声快速说道,“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你一定感兴趣,制造个机会见一面细说吧。”

交易?她想要什么?

裴源垂眼看着她,对她的动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于是便答应了,“好。”

“这茶还是我端过去吧。”狄墨从他手里接过茶盘,把咖啡放在他手里,姿态淡然的走出去。

那边正翻看报纸的何震听到她脚步声抬起头来,“找到了吗?”

狄墨嫣然一笑,“找到了。你说的罐子也太难找了,裴先生也找了一会儿呢。”

何震放下报纸,看着她走过来坐下,欣赏着她倒茶时微弯下去线条优美的脖颈,道,“刚才他还说知道在哪里,自告奋勇去找呢。”

裴源恰好喝着咖啡走过来,“何大哥你别说我了,我最经不起批评,你要是说我,我就躺地上耍赖。”

“来,躺下耍赖给我看看,顺便可以打两个滚,苗姨也就省了拖地了。”

“哈哈哈哈,不闹了。”裴源摆摆手,突然很认真的说道,“我打算三天后办一个‘耀世’系列的珠宝新品发布会,你来不来?这可是我接手公司后出的第一批珠宝,能不能大卖就看你给不给我撑场子了。”

“当然要支持,在哪里办?”何震问道。

“青洺艺术馆里头。本来我是想在华都大酒店,我二哥多事,说那里风水不好,硬是闹着改在青洺艺术馆。父亲觉得把茂成给我管着亏欠了他,这事就允了他的意见。”

“从市区去青洺那边可不近便,”何震说道,“从我家去就更远了。你二哥还真是会找地方。”

“谁说不是呢。”裴源把咖啡一饮而尽,“也不知道是真的风水不好,还是他成心与我作对,我拿他也没办法。”

“一次还好,要是以后事事和你唱反调就不好办了。”何震说着转头问狄墨,“珠宝发布会你去不去?”

何震想着她一贯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随口问一下,没想到狄墨点点头,竟很痛快的答应了,“去。看一看还是挺好的,你不要买给我那些首饰就好。”

裴源哈哈笑着,“小姐当着我一个卖珠宝的面这么说,叫我情何以堪呐,好歹也意思一下捧个场。”

他说着看了狄墨一眼,发现她虽然也笑着,蜜茶色的剔透瞳仁里却翻滚着未知的情绪,好像一眼能看穿,又好像深不见底。

“时候也不早了,我公司还有事,也该回去了。”裴源起身告辞,“三天后见哦。”

“好,我送送你。”何震也站起来,随他一起出了大厅。

狄墨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人背影,慢慢攥紧了手边搭着的白色沙发巾。

今天裴源的出现以及他跟裴琳的姐弟关系给了她一个启示,她决定修改B计划,赌上一次。

送走裴源就上午十一点了,吃过午饭后何震马不停蹄的就往集团去,苗姨一边给他口袋里塞平安符一边担忧的说道,“昨天才出了那样的事,今天还要出门吗?你晚上可要早点回来,多让几个人跟着,再有什么事情我可受不住了。”

“放心吧苗姨,昨天那是意外,往后我们就有了防备,有些人想作乱就没那么容易了。”

“要不……让‘熙堂’的人过来吧。”苗姨说道,“到底他们是最擅长这些事的,追查或者保护总能帮得上你。”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这事以后就不要提了,那边和我已经毫无关系,我也用不着他们帮我。”何震扔下这几句便出了门。

“好好的就生气了,这些年他还是放不下……”苗姨叹了一口气。

狄墨刚才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这会儿忍不住问道,“苗姨,熙堂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反应那么大?”

“阿震从来不愿意我提这个,小姐如今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没有关系。这是牵扯到上一辈的恩怨了……”

苗姨拉着她回屋,娓娓道来。

“熙堂在t市的南边,也是赫赫有名的黑道家族方家的代称,阿震的母亲就是方家的大小姐。她性格最是豪爽,也敢爱敢恨,看上了阿震的父亲后不顾方老爷子的反对,执意远嫁到了z市经商的何家。”

“哇……”狄墨张大嘴巴,“你说的黑道是电视里那个黑道吗?”

“是呀。”苗姨笑了笑,“不过没有电视里那样夸张的打打杀杀,只是做的生意有所不同。方家那时候在t市也是很受尊重的。”

“嗯嗯,后来呢?”

“方老爷子脾气倔,他见女儿不听自己的非要嫁过去,气得犯了心脏病,发狠登报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那时候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果然那个年代自由恋爱都是需要勇气的……”狄墨感叹。

“谁说不是呢。”苗姨苦笑,“夫人嫁过来以后帮着何家做大了生意,渐渐家业兴隆在z市也小有名气,跟何震父亲的感情也十几年亲密无间,人人都称赞的很。后来她心里始终惦记着方老爷子,终于那一年和阿震父亲回了一趟t市看望。谁知道那一看就是永别啊……”

狄墨听的心惊,联想到之前苗姨说过何震父母在他十二岁时候就出了意外,应该就是说的这事了。

“方老爷子当时把夫人带过去的礼物都扔了出去,叫他们滚,夫人站在熙堂门外等了许久,等到天黑方老爷子也不开门,就无奈回去了。不想天有不测风云,两人回程路上出了车祸,高速上救护车去的也不及时,就去世了。”

苗姨抹了抹眼泪,“本来阿震也要去的,没想到出发前一天晚上他出去玩受了凉,一直发烧退不下来,夫人就把他留了在家里……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狄墨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苗姨,静静听她说着。

“发生这样的意外,整个何家都悲痛欲绝。方老爷子知道后也是悔不当初,在灵堂哭晕了过去,但夫人已经去了,有些事再也无法挽回。阿震那时候认为夫人因方老爷子闭门不见才发生的意外,一直到现在对他都有很深的心结。”

“那他后来怎么从z市来了t市呢?”

“大家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的,他说要在母亲从小长大的地方闯出一片天地,执意要来t市,大家拦也拦不住。刚开始他什么也不懂,横冲直撞的吃了不少亏,方老爷子让熙堂的人暗中帮了他许多,被他知道后还生气了很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不愿意提起熙堂呢。”

“后来方老爷子不再插手阿震的事,却在道上放出话来,说熙堂以后要给阿震继承。这事情传出去之后渐渐被人夸张歪曲,最后成了阿震背景复杂颇有势力,就差造谣他只手遮天呼风唤雨了。”

狄墨闻言擦了擦汗,心想别人也不算造谣,至少传闻说的一大半都是对的,并且综合何震对她的所作所为还要加上一条强抢民女。

晚上七点。

何震果然如他所说回来的很早,狄墨见他进了厅,走过去贴心的给他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又给他把领带取下来。

“你这是怎么了?”何震发现她越来越温柔似水,竟有些不太适应。

“没怎么呀。”狄墨奇怪的看着他,把他外套挂在大厅旁边的衣架上,“过来吃饭吧。”

“你怎么对我越来越好了?是不是想通了准备嫁给我了?”何震伸手搂住她的腰,低头亲了她一下。

“哎!你干什么!大家都看着呢。”狄墨看着后头高俊那迷幻的表情,红着脸使劲推开他。

她心里道,谁要嫁给你呀,要不是为了B计划,我才不会给你好脸色。

“不要打情骂俏啦,快过来吃饭,我做了葱花油饼,趁热尝尝。”苗姨催他俩过去吃饭。

狄墨瞧着那翠绿的葱花洒在金黄色的饼皮上格外诱人,便不再搭理何震,走过去坐到桌子前头,用筷子夹起来一个油饼咬了一口。

咸香酥脆的口感在嘴里爆开,她正满足的吃着,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忍不住把嘴里的饭吐了出来,连着干呕了好几声。

苗姨见状大喜,手里的铲子都扔了,跑过去轻拍狄墨后背,“小姐你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吐了呢。”

苗姨说着抬头去看何震,给了他一个眼色。

何震很快反应过来,扑过去握住她手,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小墨,你……你怀孕了?!”

什么?!!

狄墨瞬间呆若木鸡,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掉落在地,又顺着那劲头在地板上骨碌碌滚出去老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