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引渡河川》引渡条例 穿越文 引渡河川419文

更新时间:2020-02-18 18:03:39

《引渡河川》引渡条例 穿越文 引渡河川419文 连载中

《引渡河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锦衣夜行燕贰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祁婉琬,珑玉

新书《引渡河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锦衣夜行燕贰,主角祁婉琬,珑玉,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以一敌十。 苻羽嘴角勾起,不知是嘲讽还是兴奋。但在对面的黑衣人眼中,苻羽的样子是极其嚣张。 他们互相看了一下,眼中的杀气腾腾。他...展开

《引渡河川》免费试读

以一敌十。

苻羽嘴角勾起,不知是嘲讽还是兴奋。但在对面的黑衣人眼中,苻羽的样子是极其嚣张。

他们互相看了一下,眼中的杀气腾腾。他们看向苻羽,就像是一群饿狼看着食物一般。

气氛紧绷着,双方蓄势待发。

突然,那群黑衣人一同手持武器,冲向苻羽。而苻羽同样把剑拔出,朝黑衣人冲去。

一把断剑,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出寒光。

看见苻羽抽出断剑,黑衣人们觉得自己被轻视,看着苻羽的眼神更加凶了。接着,他们扔出一颗烟雾弹,试图扰乱苻羽的感官,之后藏身在烟雾中,朝苻羽扔出短箭或是别的暗器。

这种不与敌手面对面,只会偷袭的下三滥手段,是一些江湖土匪做的。毫无疑问,定是苏淳风花钱请来的。这些人身手也算不错,苏淳风定是下了一大笔钱。

四面八方而来的暗器,即使苻羽再怎么躲避也难免中了几镖,随即眩晕感袭来。

暗器都抹了毒,但是问题不大。

苻羽回头朝珑玉的方向看了一眼,计上心头。她假装中毒倒地,过了好一会,烟雾散去,黑衣人慢慢地围了上来。

而珑玉,只见苻羽那一个方向一片烟雾,黑衣人围着烟雾扔暗器。珑玉的心悬着,心里既希翼苻羽能及时出来,又害怕苻羽会打不过这么多人。

想着苻羽可能会死去,珑玉的星眸蒙上了雾气,豆大的泪珠悬挂在眼眶。

后来,烟雾散去,她看到苻羽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呜呜——”珑玉哭了出来,她想上去看苻羽,但此时她只能看着。

一个黑衣人的剑刺向苻羽,就在剑刃快要接近苻羽的心脏时,躺在地上的苻羽猛地站了起来,同时握着手里的断剑朝黑衣人的脖子割去。

眨眼间,地上多了好几具无头尸体。

“你!”一个黑衣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苻羽。

“不可能!那可是无解的毒!”

“你到底……”

没等他们说完,苻羽干净利落地解决了他们。

滴滴答答的血,从断剑剑刃滑落,滴到了地上,随着苻羽的走动,像是步步生出一朵朵小小的血莲。

珑玉看着苻羽,面无表情,摇摇欲坠地走向自己,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等到苻羽走到了她面前,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到了她的鼻子里。对于一个娇生惯养的人来说,这么一个味道引得她胃翻腾不已,更别说看到黑衣人的死状。所以,就在苻羽解开了她的穴位时,她扶着墙,把胃掏了个空。

看着珑玉扶着墙狂吐的样子,苻羽笑了出来,是一种嘲讽的笑,但是,她还是要假惺惺地说一句:“你还好吗?”

“还,还好……”珑玉觉得自己今天吃的全都吐光了,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苻羽点了点头。

没错,她故意的,或者说,她懒得把那些人引到别的地方处理掉。

等珑玉好了一点后,她转过身,紧张兮兮地对苻羽说:“你怎么样?”

苻羽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表明自己没事。这么表示着,但立马就觉得头晕目眩,浑身上下陆续觉得抽疼,像是被人用有倒钩的鞭子抽打。

珑玉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但是苻羽只看见珑玉那一张一合的朱唇,丝毫没有把她说的听到耳朵里。

珑玉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扶住苻羽。

珑玉紧张地说:“这下子怎么办呀?”她又想了想,说道:“我带你走,来!”

苻羽拉住了她,把她拉了回来,问道:“去哪?”

“哎呀你别管了,害不死你就是了。”这么说着,拉着苻羽就走。

苻羽任由她拉着,嘴角微微勾起。

……

水国三公主祁婉琬回到了羽国给她成亲前暂且居住的房子,同时还带回来了一个受了伤的清秀男人。

准备嫁人的新娘子带回来一个男人,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更别说这新娘子是即将嫁给羽国太子的水国三公主了。

男人是苻羽,珑玉是水国三公主,为名祁婉琬。

祁婉琬不蠢,她带着苻羽走的是后门,东拐西拐,小心翼翼地就回到自己房间。

但刚把门关上,就听见门外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吓得祁婉琬连忙让苻羽躲在了屏风后面。

“是公主回来了吗?”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祁婉琬吓了一跳,连忙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应了一声:“进来吧。”

“吱呀——”

进门的,是一个年纪约莫有四十岁的嬷嬷,面目和善,自然带笑。

见到来人,祁婉琬笑着说了一句:“莫嬷嬷。”

莫嬷嬷问道:“公主玩够啦?”

祁婉琬觉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谢谢嬷嬷任由本宫的任性。”

“公主言重了。”莫嬷嬷微微侧头,“公主可是受伤了?”

祁婉琬愕然,结结巴巴地说:“嬷嬷……为什么……这么说?”

莫嬷嬷双眼好似发出了精光,她严肃起来,慈祥的脸带有了一丝严厉。她说:“公主,发生了什么事?可否告诉嬷嬷?”

“本……本宫……”祁婉琬不知说什么好,额头浮出了一层薄汗。

“唉,公主。”莫嬷嬷重重地叹了口气,“公主可要顾及水国,切勿……”

“嬷嬷!”祁婉琬猛地站起来,把莫嬷嬷吓得连忙跪了下来,“本公主会有分寸的!”

祁婉琬脸色铁青,被衣袖遮住的手不止地颤抖。莫嬷嬷不出声,就跪着,心里就再有百般无奈,也不能说出来。

祁婉琬从一个哇哇啼哭的婴儿到如今如花似玉的年纪,莫嬷嬷是一直看着她长大,对她的熟悉程度仅次于她的生母皇后娘娘。

对外,祁婉琬是大方知礼,毫无缺点的水国三公主,但私底下,祁婉琬还是个活泼调皮的珑玉啊。听到要嫁给羽国太子的消息时,祁婉琬对着众人脸上带着笑,但私底下祁婉琬跑到皇后宫殿内又怨又怒,死活不愿嫁给羽国太子。

祁婉琬生气了,在想什么,莫嬷嬷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莫嬷嬷悄悄打量着房间,眼尖地发现屏风后隐约有个人的模样。

心里是对屏风后的人鄙视至极,更是把警惕提到了最高。

这人接近公主,定有企图!

人影,是苻羽故意挪到光亮照的地方显示出来的。既然藏不住,那就是让这嬷嬷发现,好过后来被抓住。

“公主。”莫嬷嬷打破了两人的沉默,“可要带眼识人。”

“你……”

没等祁婉琬说完,屏风突然倒下,上边躺着个捂着伤口一脸痛苦的苻羽。

“羽哥哥!”祁婉琬大喊了一声,然后连忙跑到苻羽身旁,手足无措的,快要哭了出来。

莫嬷嬷脸色不好,一向慈祥模样的脸变得像是夜叉般凶狠。她走到苻羽和祁婉琬身旁,说:“公主!你可知你在做着什么?!”

祁婉琬没有回答,她紧张地看着脸色惨白的苻羽,连忙说道:“快!把随行的太医叫过来!”

“公主!”莫嬷嬷要被气疯了。

一个公主,临嫁的公主,带回来一个男人,这传出去好听吗?

“嬷嬷!”祁婉琬急了,站了起来,冲着莫嬷嬷喊道,“怎么?本公主的话你不听了是吗?”

莫嬷嬷愣住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且和祁婉琬说:“公主,老奴自幼爱好看一些医书,也略懂一些医术,不如让老奴来看看这位公子哥?”

听到莫嬷嬷这么说,祁婉琬没有多想,立马就起身拉住莫嬷嬷,说道:“快,你快看看!”

莫嬷嬷心里虽有百般不愿,但还是把手搭在了苻羽的脉搏上,搭了许久,莫嬷嬷脸上的严肃慢慢转为惊讶。最后,她叹了口气,问了一句:“那位高人是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