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访士》周访字士达 Twink 访士小攻

更新时间:2020-07-01 06:02:51

《访士》周访字士达 Twink 访士小攻 连载中

《访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汤茱迪分类:耽美小说主角:周棠,秦素义

汤茱迪新书《访士》由汤茱迪所编写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周棠,秦素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她原本以为,虽然这孩子无法言语,却也避开了世间上多少的苦难,多少灾祸就是从口而出。 她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好好抚养这孩子,他日失了...展开

《访士》免费试读

她原本以为,虽然这孩子无法言语,却也避开了世间上多少的苦难,多少灾祸就是从口而出。

她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好好抚养这孩子,他日失了君心,自己还能另有寄托生存下去。

就像她曾经以为与周宛丘能相伴到白头。

很多事情都不会成为人们想象的模样,周宛丘没有成为她想象中的爱人,周棠也无法成为她期待中的儿子。

周棠三岁的时候已经能够满地跑了,还是说不出一句话。那天周宛丘又办好一件皇命,太祖一高兴,赏了些奇珍异宝。有一只白玉雕成的鸟雀,憨态可掬十分灵巧。秦素义拿来逗耍小周棠,看他身量矮小够不到自己伸高的手时,比那白玉的灵鹊还要可爱。秦素义正逗得开心,准备等小家伙快哭不哭的时候再给他,却陡然听到小家伙开口说话。他只说了两个字:“给我。”秦素义就立刻将白玉灵鹊塞给了他。那玉石一出手,秦素义惊讶不已,一则是惊奇周棠开口说话,二则是讶异自己方才明明不想轻易将玉石给他的,怎么他一说话就转了念头?秦素义以为这只不过是巧合,或者自己听闻周棠开口太过于高兴了所以突然转变了念头,但她就是隐约觉得不安。她从不敢忽视自己模糊的直觉,多少次在战场上就是这摸不清道不明的直觉救了她一命。

她又用许多奇特的小玩意来试探周棠,有时候甚至叫周沅兰或者自己贴身的婢女来逗耍小周棠,她则在一旁仔细观察。她试探观察了一月有余,终于胆战心惊地下定结论——周棠能说话,而且他说出的话会令听者言听计从。现在她总算想起来,周棠并非是她的儿子,甚至不是周宛丘的血脉,而是从庆天皇宫里抱出来的婴孩。

她几乎就要告诉周宛丘这件事情,可是她如今已不能随意见到周宛丘,而每一次从周宛丘忙碌紧闭的门前转身回来,在屋里笑着迎接她的总是周棠。

她的心已经不像战场上那样坚若磐石,这里也并不是战场,周棠毕竟只是一个还不知事的孩子,只要她好好地教养,他也许可以平平静静地生存下去,就像她一直以来对儿女的期待那样。所以最终她放弃了告诉周宛丘关于周棠的奇异之处,而是叫来那听过周棠说话的婢女和周沅兰,设法令周棠开口告诉她们忘记周棠会说话这件事。之后她就认认真真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周棠——他不可以开口说话。周棠那时候还很小,本来就很迟了才开口,秦素义为了封锁他的秘密,甚至想了办法让他对着镜子起誓,告诉自己绝不开口说话。镜子回折的力量总是比他直视着人说话的威力要弱许多,但还算是管用了十余年,直到周棠十五岁那年。

十五岁那年,有一天早上起来,周棠想起来自己是会说话的,他也想起了镜子面前自己的誓言,可是他和秦姨一起居住在佛山上,并不需要对谁说话。他不想违背秦姨的意愿,虽然秦素义因为忌惮他的能力与他疏离了一些,但两人虽做不成母子,终究比一般的师徒还要亲近许多,他不忍让秦姨失望难过。所以他仍旧装作还是不会说话的样子,反正他已经哑巴了十几年,并不觉得能说话又有什么方便。

直到那年深秋,秦素义大限已至,周棠背负着她进入皇宫,眼看她在所爱之人怀中逝世,周棠才隔了十多年再一次开口。他的语言没有失去一丝半毫的威力,周宛丘听从了他,第二天周宛丘醒来已经忘记了昨夜周棠曾开口说话的事情,他甚至以为昨夜是秦素义去世前魂魄前来托的一场梦境。但满头华发却并不是梦境,好在他自己也不愿意去区分昨夜是真是梦,如果是梦那他连秦素义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所以,他只是带了人上山收敛秦素义遗体,将她带回了那深不见底的皇宫。

周棠也随同秦素义的遗体一同返宫,那时候周宛丘只当他是秦素义身边长大的哑孩,并不记得昨晚周棠将秦素义送入皇宫的事情。周棠希望看着秦姨下葬,秦姨那么样的人,理应以天下最尊贵的国葬礼仪下葬。但是,如果他离开皇宫,他就不能看着秦姨下葬了,所以他没有悄然离去,而是留在皇宫,侧眼旁观着繁复华贵的仪仗成形。

周宛丘在那些日子里如愿以偿地老了,所以他并没有多注意到周棠的存在,毕竟周棠只不过是一个先天有疾无法说话的孱弱少年。皇宫里的人知道他在皇后身边侍疾多年,皇帝对皇后又有深情重谊,因此并不敢亏待他,他就安安静静地在一旁等待着为秦姨送葬。

葬仪持续了三个月,周宛丘多次试图逃避,当他面对战场的时候,他以胜利来逃避死亡,当他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以沉醉来麻木自己。周棠却不许他沉溺在酒液制造的虚幻梦境里,梦是多美的东西,周宛丘凭什么逃进去?周棠悄悄地潜进紫宸宫中,每天提醒着周宛丘去上朝,去参拜秦素义的灵堂,去做一个皇帝和丈夫应该做的事情。面对总是痛苦的,剜心钻骨叫人无地自容,周棠就偏偏要让周宛丘去面对。秦素义虽然将他带在身边教养许久,但两人一个病入膏肓一个弱不禁风,整天不是你病倒就是我高烧,秦素义虽然能教他学武健体、引他识认诗词歌赋,却来不及教他君臣礼义。所以面对皇帝,他只看见一个老人,一个惯于逃避而失去珍宝的老人。

他偏不让这人逃避。

最后他干脆乔装打扮成小太监跟在周宛丘身边,他就像是秦素义的不甘留在人间的幽魂,虽然秦素义已经干干净净投入轮回去了。他要周宛丘时时刻刻都记得秦素义,记得她是如何身染重疾,记得她是如何在深宫萎顿,记得那朵迎立朝阳的花如何在情人手里消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