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帝没空谈恋爱》帝国女帝不想谈恋爱 全文免费阅读 女帝没空谈恋爱激H

更新时间:2020-07-01 18:05:02

《女帝没空谈恋爱》帝国女帝不想谈恋爱 全文免费阅读 女帝没空谈恋爱激H 连载中

《女帝没空谈恋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罗了个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宁遥,黄裳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女帝没空谈恋爱》的小说,是作者罗了个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天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卷着落叶飞去了远方,待那狂风退去,宁遥身旁的树上便落下了几片树叶,她随即抬手去接,手心里正好便接住了一片枯...展开

《女帝没空谈恋爱》免费试读

天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卷着落叶飞去了远方,待那狂风退去,宁遥身旁的树上便落下了几片树叶,她随即抬手去接,手心里正好便接住了一片枯叶。

宁遥用另一只手拿起那片枯叶的叶柄左右看着,随后又送了手。俗话说一叶知秋,如今依然是秋天了,而且还是个多事之秋。有人悲秋伤春,自然有人歌颂秋天。这时节,枫叶染红,桂花飘香,橙黄橘绿,亦有无数不曾多见的美景。

然而,无论是悲秋还是颂秋,宁遥两者皆不属于,却又与两者都沾些关系。

再过半月,便到了中秋佳节,届时皇帝定会大摆宫晏。到时候,所有的官眷都会到,自然也包括那几位在她军中闹事的人。彼时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若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那么再由她出手息事宁人,便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将军,有个自称黄裳的姑娘前来拜访。”

忽然出现的暗卫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无声的叹了口气,让暗卫传话将人请去了花厅,片刻后,她便朝着花厅走了过去。黄裳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若是可以的话,她并不愿让黄裳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来。

许是黄裳在花厅待的有些无聊,宁遥赶到的时候,她正趴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连宁遥来了也未察觉。瞧她看的那么认真,宁遥也有了几分好奇。

“在看什么?”

“看蚂蚁呢,它们似乎正在为过冬储备粮食呢!”黄裳一时没听出宁遥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的贴身婢女同自己说话。可她越想越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待她反应过来,便猛得丢了手中随手从花盆里折的枯枝,满脸尴尬的回了身。

“将……将军姐姐,您来了……”见到宁遥,黄裳收了盘着的腿,便倏的收了腿,急忙去穿那摆的七歪八扭的鞋,却因为激动半天也穿不进去,索性就踩在鞋上站定了,待宁遥坐下后才坐下。

黄裳瞧着宁遥,莫名有些紧张。毕竟她给宁遥下过许多帖子,都被她一一退了回来,或许她是个讨厌自己的。若她真是个讨厌自己的,那如今自己未下拜帖便匆匆来了,岂不是冒犯?

八月初七便是她的及笄礼了,她前几日就做好了帖子,只是怕又被宁遥退了回去,才迟迟不敢送出来,今日听到身边的王婆子说带了礼品要来拜谢宁遥,便请王婆子亲手交给宁遥。原本这次她也不抱什么指望的,不成想宁遥竟收下了那封帖子!

听到这个消息,她便不顾父亲的嘱托和礼数,就急急忙忙赶去了镇南将军府。

父亲说,叫她不要主动招惹宁遥,可她觉得,当初宁遥既能不顾自己安慰救下她,那她便绝不是父亲口中那样的女子。先前还不曾见面的时候,她便听说了,有个女人不仅收服了叛军,甚至从南国那位号称战神的将军手中夺回来失地。

从那时起,她就对这个叫宁遥的女子生了敬佩之心。

当初皇帝的寿宴她无故大病了一场,久久起不了床,错失了能见到宁遥的机缘,她还气了很久,却不曾想居然会被她救下。

宁遥看了一眼她抓着裙摆的手,又看她低着头,瞧出了她的局促不安,无奈的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你父亲应该告诫过你不要过多同我来往才是,如今你来找我是有何事?”

听宁遥说了这话,黄裳一个激灵猛地抬头,话语间多了几分慌乱:“父亲他……他只是不想我出事……并非刻意针对!你……你莫要介意……”

“我……我听王嬷嬷说,说你接了我的帖子。”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跟着重新又低了下去,瞧那模样倒颇有几分委屈可怜。

“若只是为了确认事情真假那大可不必,我确确实实是收了你的帖子,你放心,你的及笄礼我会去的。”

“真的!”闻言,黄裳又抬了头看着宁遥,眼里波光闪动,满是惊讶和激动,“我……我还想,请你为我绾发戴簪!”

“绾发戴簪需你族中最为年长多子之人替你,我一个身负孽障之人,如何使得?”宁遥摇头拒绝,“我可以参加你的及笄礼,却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绾发戴簪,需请自己族中集品德,福寿,子嗣三者最高之人所做,并向天神祈祷,赐下祝福,好将自己的福气分给她,佑她往后余生幸福美满。宁遥先是外人,又是个背负无数人命的,于情于理,都是不能为她绾发戴簪的。

她是个天命不祥之人,如何做得此等吉事?

“我……我不怕的!”黄裳依旧执拗的看着她,“将军姐姐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是救越国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您……您完全有资格替我绾发戴簪的。”

这次,倒是换宁遥被惊得愣住了。

世人皆道她是个违背伦常的,异将她视为异类,将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欲初之而就快,而向黄裳这般夸她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他们都说姐姐做这一切是为了一己之私,将姐姐贬到了尘埃里,可我知道,他们就是见不得女子出头,即便是父亲对我疼爱有佳,却也不许我披甲上阵,只叫我捏针绣花,将我关在家里做大家闺秀,将来好找得门当户对的夫家,维护家族的荣耀。”黄裳无奈的笑了,“姐姐你做到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您是我在这世间最敬重的人。”

黄裳所言,字字诛心,宁遥素来以为,除了蔡筱云和叶蓁蓁,再没人真真懂她了,可黄裳如今所言,却是叫自己重新又认识了她一遍,真可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即便你如此说了,我也不会答应的。”宁遥轻笑了一下,说着取下了头上那枚她一直戴在头上不曾摘下过的白玉簪子戴到了黄裳头上,不由自主的笑了,“这簪子是我及笄时兄长送我的,我一直戴着,不曾离身,如今送你,当做赔罪。”

“姐姐……”

黄裳瞧着宁遥的笑,一时惊愣住了,再无动作。此刻她只愿自己是个双目失明的盲人,因为宁遥那欣慰和绝望的神情,刺得她双目生疼。

黄裳忘了她是如何回到府里的,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家呆坐了许久。到了她日常练习女工的时候,王婆子拿着绣绷子低声唤了她许久,她才回过神来。

她瞧着绣绷子上那已经绣了一半,栩栩如生的凤凰和牡丹,不由自主的生了个想发,立刻接过王婆子手上的绣绷子绣着剩下的的部分。见她如此勤快,王婆子惊喜不已。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今儿个怎么这么勤快?”

“我得加紧时间把它绣出来,及笄的那天我要穿。”

“可……可这是您的嫁衣啊,及笄礼上用不着穿这个。”

“就因为它是嫁衣,我才要穿。”黄裳笑道,“王妈妈,您再去,去库房里拿那匹皇后娘娘裳我的江宁府上贡的红色锦缎来。”

“……唉”

王婆子犹豫着应下了,拿了库房钥匙便去取那匹锦缎,和黄裳一起,紧赶慢赶,终于是赶在及笄礼的前两日,将衣服做好了,黄裳穿在身上试着,王妈妈则帮她整理着衣服,看还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别家姑娘,哪个不是要花个三年五载的准备自己的嫁衣,姑娘倒好,就老奴和姑娘两个人,花了数日就给赶出来了。”王婆子感叹道,“莫不是姑娘有了意中人?”

“哎呀,王妈妈你就别问了,等后天你就知道了。”

黄裳瞧着铜镜里的自己,有摆开双手左右看了看,随后又把衣服脱了下来,稍做修改,随后便把那嫁衣挂在了衣架子上,拿过棉布遮了防尘,便叫人送来了洗澡的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一觉睡到了次日半晚。

转眼到了黄裳的及笄礼,蝶香拉过宁遥仔仔细细的为她打扮梳洗了好久,最后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下给宁遥换上了一件暗红色的衣裳,又给她梳了一个端正大气的头发。只是她不爱戴首饰,蝶香挑了许久,才找到一支翡翠的簪子替宁遥戴上了,又取了那支她一直戴着的莲花簪子替她戴上,才跟着她出了门。

黄宥在朝中是个人缘好的,此番女儿及笄请了好些人,便是连皇后胡氏都到了。众人见了宁遥,皆主动避让,无一人敢近她半分,待宁遥走远后又开始窃窃私语。黄裳是个人缘极好的,她们都清楚,却不知道黄裳何时也同宁遥关系这般好了,竟叫一个从不参与私人聚会的宁遥参加了她的及笄礼?

一时间,与黄裳同龄的女子们,内心深处都不由的对她生出了些敬畏之心。宁遥是长安城中出了名的修罗,坊间传她杀人如麻,她们可不想惹到这个杀人的恶魔。

宁遥算是晚到的,被管家恭敬的请进了单独为她准备的隔间,后便去招呼别人去了。这次他们倒是没把宁遥的雅间安排在女眷们休息的雅间的隔壁,而是单独在一处,挨着池塘边,从窗外看去正好能看到一处绝美的景色。

如此一个好地方,想必是黄裳精心挑选的了。

这边宁遥刚坐下,喝着丫鬟端来了茶水点心,那边她便看见远处黄宥沉着脸朝这边走了过来。瞧他那架势,宁遥抬手端了茶盏喝着茶,移开目光静静看着风景。果然,没过多久,黄宥的声音便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竟不知镇南将军会来。”

“原是不想来的,可黄裳姑娘既然多方送了帖子,若是再不来,倒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些。”宁遥做出一副心情舒畅的模样,笑着朝黄宥说话,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又拿了一块糕点尝了。那模样,闲散的如同在自己府中一样。

“我那丫头是个蠢笨不堪的,难得镇南将军不嫌弃她。”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