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她似骄阳落心尖》恰似寒光遇骄阳免费全文阅读 下克上 她似骄阳落心尖鬼畜

更新时间:2020-08-16 18:04:24

《她似骄阳落心尖》恰似寒光遇骄阳免费全文阅读 下克上 她似骄阳落心尖鬼畜 已完结

《她似骄阳落心尖》

来源:作者:顾熹微分类:婚恋主角:夏暖,王柏臣

《她似骄阳落心尖》作者:顾熹微,婚恋类型小说,主角:夏暖,王柏臣,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微微一愣,才明白他指的是自己的父母,夏暖兮在心里算了算:“我爸妈坐的是顺风车,比坐大巴要快,而且早上走得比较早,应该下午一点过就...展开

《她似骄阳落心尖》免费试读

微微一愣,才明白他指的是自己的父母,夏暖兮在心里算了算:“我爸妈坐的是顺风车,比坐大巴要快,而且早上走得比较早,应该下午一点过就到了。”

“那不如我们等他们一起吃午餐吧?恰好我外公外婆中午也有空。”

他一直并未提起家人,他这样说,夏暖兮才惊觉他也是有亲人的。只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太短,事情又太仓促,她真的忽略了。

会不会这一次的感情,也是轻易开始,又草率结束?

不,这一次不是感情,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结合罢了。她是真的厌倦了感情,才将自己放逐到婚姻里。

“哦,好。”

大约是睡得不太好,她一直都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眼下的乌青被过于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加重了,王柏臣问道:“要不要回酒店休息一会儿?”

“关于晚上的宴席,我在酒店里订的六桌,你那边……需要酌情增减吗?”提到酒店,夏暖兮想起这个问题。

“你们家来多少人?”

夏暖兮在脑子里数人:“五个家人,两个朋友。”

“好,不用增减。”王柏臣应道。又问了一些晚宴其他方面的问题,发现都是她一手安排的,不需要有改动。

唯一要改动的,恐怕就只是餐桌布景台上,要把李伟军的名字,改成王柏臣的。

“对,这个要改,我们马上回去改。”夏暖兮说做就做,站起身来。

有了事情做,时间就过得很快,再一次将一切都检查了一遍。喜糖、喜酒、喜烟、印着囍字的大红毛巾,都在夏暖兮的车里,因为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布置和安排的,除了那个名字,居然再也找不出李伟军存在过的痕迹。

时间快到了,夏家父母进了城就给夏暖兮打了电话。他们坐的顺风车会将他们直接送到酒店门口,让夏暖兮到酒店门口接就是了。

夏暖兮偏头看了一眼王柏臣,心里一直都在打鼓。虽然这次没有面见,但是杨慧芳是夏暖兮和李伟军曾经读书的中学的老师,肯定对李伟军有个大致的印象,何况前段时间她还发了照片回去。名字也不对,她觉得头有点隐隐作痛,现在的情况似乎比李伟军突然悔婚的情况还要糟糕一点。

就在她因为为难而下意识地将指甲放到口边咬着的时候,耳边传来王柏臣清晰的声音:“别担心,有我呢。”

夏暖兮突然从包里掏出两个信封递给王柏臣,“这个你先拿着。麻烦你晚宴过后分别给我爸妈,好吗?”

这是这边结婚的习俗,女儿出嫁的时候,婆家给一笔彩礼给娘家,娘家在彩礼的基础上添一些又还回去。等到晚宴过后,婆家再给娘家人退一些。来来去去都是那些钱,不过是取个好彩头,大家脸上好看。

当时李伟军嫌弃麻烦,说这一步要省了。夏暖兮想来想去,还是从父母给的买衣服的钱里拿了一万出来,分成了两个五千,打算还给父母。家里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夏暖兮主要是想给他们一个安心。

王柏臣接过来,厚厚的两叠钱,应道:“放心,我一定交到咱爸妈手上。”

他这句话说得自然顺口,夏暖兮一错愕,脸上不争气地滚烫起来。刚要扭头,手被抓住,王柏臣开心地说:“暖兮,我外公外婆到了!”

夏暖兮赶紧扶正眼镜儿,跟着他一起上前迎向门口,一对精神矍铄、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者出现在门口,因为服务员帮他们开了门,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礼貌点头:“谢谢你。”

一看就是让人能心生好感的老人。夏暖兮本来跳得厉害的心,在这个时候就平复了好多,王柏臣迎上前去:“暖兮,这是我外公外婆,外公外婆,这是夏暖兮,我刚才在电话里跟你们说过的。”

“好孩子,好孩子!阿臣是个不听话的,我们都等了多久等他带女朋友回来了,今天也没空,明天也没空,就知道忽悠我们老人家。暖兮,结婚了你可要好好替外公外婆管管他!”祁望城和麦素雅都很和蔼,一面笑一面说王柏臣的不是。

“外公外婆,不要一见面就揭人短。”王柏臣将他们让到酒店一角,帮他们各自点了一杯茶,又帮夏暖兮点了杯白开水,低声笑道,“别喝那么多咖啡,含糖量高,一会儿吃不下饭。”

这样的氛围给夏暖兮一种感觉,就像是真的因为两个人相爱才一起结合的感觉,就跟五年前一模一样……

麦素雅伸出手来拉住夏暖兮的手,老人的手温热温热的,将一个小盒子塞进夏暖兮手里,“孩子,这是外公外婆的一点小礼物,你收下。时间紧,也没赶上给你买什么。阿臣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就这样简简单单办了……”

夏暖兮真诚地道谢,打开看,是一枚很精致的钥匙形状的项链,看上去非常大方又美观,亮亮的又不失大气的品味,似乎很百搭的感觉。旁边还附着一把真的钥匙,当着老人的面,夏暖兮也不好翻来覆去的看,收了起来。心中想大约那钥匙项链是真的项链,而那枚钥匙是王柏臣的房门钥匙吧。她记得当年父亲向母亲求婚,就是拿家里的钥匙当做求婚礼物的……

没有想到,现在反过来了。她小心地收进包里装好,祁望城和麦素雅相视一笑,点了点头,问道:“孩子,听阿臣说,你们家是外地的?”

夏暖兮心里一个咯噔,临川市的人都很介意外地人的身份,这样看上去开明的老人会说什么呢?她点头:“是啊。”

没有想到祁望城和麦素雅笑道:“那这次你父母来,可得多让他们留几天,到处好好走走。正好阿臣有空,让他带着你们。”

“外公外婆,我们是新婚,要度蜜月的。”王柏臣稳重的声音里有一丝丝……撒娇的意味?夏暖兮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带着笑,那笑意将脸上冷硬的线条挤得退散了,连带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温和的光芒。

年纪再大,在长辈面前也是孩子呢。夏暖兮不由这样想到,也加入了他们的笑声中。

麦素雅望着王柏臣,忽然有一丝迟疑,试探着问:“阿臣,你爸和阿姨会来吗?”

“他们忙。”王柏臣眸中的笑意一下子隐藏起来,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恢复了一丝冷硬的色彩。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有点凝住,夏暖兮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能问,只好也沉默着不说话。

一瞬间的沉静让气氛有点压抑,那种欢笑过后的生冷,喧嚣后的寂静,对比得更加明显。夏暖兮下意识要去咬手上的指甲,一抬手,手机响起来,倒把她吓一跳,赶紧接起来:“妈妈?我马上出来!”

“我同你一起出去!”王柏臣站起来,自认而然地握住她的手。

酒店的门口,杨慧芳、夏振华站在一大堆东西面前,夏暖兮的姑妈、姑爹和表弟也来了,几个人见面,亲热得不得了。倒把王柏臣冷落到了一边。好一会儿,杨慧芳才问:“崽崽,伟军呢?”

这个话题一提出来,几个家长不觉得,夏暖兮自己很是尴尬,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说。手心一暖,被王柏臣握住,“爸,妈,姑妈,姑爹,斌斌。我叫王柏臣,你们叫我阿臣就好了。”

他按照夏暖兮刚才的叫法,将每个人招呼了一遍。几个家长愣怔了一下,视线集中在两人十指交握的手上,“这,这……”

视线又集中投放在两人脸上,两人神色如常,自然亲密,和任何马上就要结婚的小情侣没什么两样。

王柏臣带大家进了酒店,又找人帮忙将这些东西拿到酒店的房间。夏暖兮本来是想拿到自己车里的,不过一想那小车也放不下这么多东西,只好先放到酒店,到时候慢慢来酒店拿了。

好不容易逮到个单独的机会,杨慧芳拉着夏暖兮的手:“崽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伟军呢?这个阿臣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妈,我……”夏暖兮三言两语真的解释不清,何况真实情况现在说起来,她都还云里雾里。而且,做出了这么大的冲动的决定,她说出来父母肯定更加担心,她一时之间真的有点迷茫了。

“暖兮,你和妈好了的话,我们就下楼吧。”王柏臣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马上就来。”夏暖兮松口气。

夏暖兮下楼的时候,伸手扶着夏振华。夏振华那次工伤事故腿部的伤很严重,走路的时候有点跛。夏暖兮毫不在意地和他走在一处,但是她依然有点担心王家的人会介意,她从不觉得父亲这样有什么不好,只是怕父亲会因为别人介意的目光而尴尬。

王柏臣刚才是一切如常了,还有外面他的外公外婆,还有今晚要来的客人呢?

但是下楼才发现她多虑了,祁望城和麦素雅态度和善又礼貌地和夏家的几个长辈握了握手,很关切地询问起路途上是不是劳累,沿途风光,又亲热地邀请他们多留下来住几天,以后也常来。并没有专门将注意力放到夏振华的腿伤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