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圣僧 总攻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0-09-09 18:04:13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圣僧 总攻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精彩试读 连载中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夕米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阴姬,水夷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由网络作家夕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阴姬,水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她疑惑的盯着秀秀审视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那你以为……我该何时来?” “滚,你最好永远别出现,若非是你,我娘也不会死,你...展开

《圣僧又给女魔祸害了》免费试读

她疑惑的盯着秀秀审视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那你以为……我该何时来?”

“滚,你最好永远别出现,若非是你,我娘也不会死,你叫我娘用血咒召唤了个不省心的女人过来,害死了我娘。”秀秀一改往日的柔弱,模样阴狠:“那个女人一出现,河水逐渐开始变得清澈,差点儿坏了我的大事,不过最后她还是死在了水夷手中,替我完成了血咒的最后一步。”

秀秀掀起一抹畅快笑意。

阴姬只觉后背发凉,她知道秀秀认错人了。

认错人……

阴姬眸色微沉,会认错人,便说明这座岛上不止他们几人,还有人潜藏着从未露面,此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在暗中教会秀秀血咒?

此人的目的真的只是单纯的为助秀秀一臂之力,让秀秀成功当上河神夫人吗?

秀秀不过区区一介凡人,此人图的是什么?

秀秀能给此人什么好处?

此人即有本领施下血咒,想必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应该不会贪图凡人的东西,更何况秀秀身上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贪图的价值。

莫非,此人另有目的?

阴姬开始最恶意的揣测,若是此人的目的并非是助秀秀当上河神夫人,那么此人的目标极有可能就是河神!

河神杀人便会堕落成妖,他们施下的血咒应该是有人数要求的。

而她的到来,正是完成血咒的最后关键。

所以,秀秀千方百计的想让她死在水夷手中。

只可惜,她们千算万算,算准了失去理智的水夷会攻击身穿红色衣物之人,却漏算她身穿佛袈,拥有净化的力量。

水夷在靠近她之后,混沌的意识逐渐清醒了。

而她也因此,捡了条性命,劫后余生的她,还与水夷达成了某种共识。

这些都是秀秀完全想不到的。

可秀秀为何会将她错认成别人?

阴姬虽心有疑虑,却不敢过问,言多必失,她还想趁机抓住此次机会,拉近与秀秀之间的关系,不想太早露出马脚。

眼下之计,只有先通过秀秀寻到施血咒之人,方能弄清楚真相,彻底破解血咒。

“你不是说过,只要这血咒的最后一步一完成,水夷他便会彻底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吗?可为何他对我还是那副不爱搭理的模样?”秀秀不悦,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阴姬讶异,原来血咒的最终目的是这个,可惜了,她还活着,所以血咒并未完成。

只是秀秀自己不知罢了。

阴姬想了想,故意装模作样的沉思着,吊了一下秀秀的胃口,等秀秀脸上出现不安的神色之时,她才模棱两可的说道:“时机未到,到了自然会成!”

“时机未到?”秀秀不满:“你不是说过,只要血咒完成,那便是时机成熟了,你自然会出现,此时你出现了,却糊弄着说时机未到?”

闻言,阴姬眼角微微抽搐,又捕捉到一丝重要线索,难怪秀秀会将她认错,原来是因为她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

想来,那人应该也是一位女子,且模样打扮与她此时的扮相相似,否则,秀秀不会那么轻易的便认错人了。

毕竟大多数人心里都会有一个想法,太多巧合撞碰在一处,那就不再是巧合了。

想必,秀秀正是因为内心有所想,才会造就了她的可乘之机。

“你急什么?”阴姬不慌不忙的瞥了秀秀一眼,背着手绕着她转悠了一圈之后,才徐徐道来:“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我方才故意试探了一番,发觉河神对你的态度已经开始有所转变了,这是个好的开始,你所期待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毕竟血咒完全生效发挥作用也是需要时间的。”

闻言,秀秀不解皱眉,她转身盯着阴姬,疑问道:“试探?什么试探?你试探他什么了?”

“难道你没有察觉吗?我方才故意在他面前唤你夫人,他并没有反对,若是换做以前,他可会如此?”阴姬不了解水夷与秀秀之间的前尘往事,问此话之时,心都是悬着的。

她就怕她猜测得不对,反而适得其反了。

秀秀顿了片刻,微微失落道:“原来那声‘夫人’竟是你的试探,我还满心欢喜的以为,是他让你如此称呼我的。”

见状,阴姬悬着的心,立马放松了下来,看来她猜测得没错,水夷果然十分厌恶秀秀,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也不知道秀秀到底是如何爱上水夷那种喜怒无常之人的。

“哼,痴人,我瞧着河神全身上下就没半点好的,你怎会爱上如此残暴之人?”阴姬仔细斟酌言语,然后小心试探道。

闻言,秀秀冷笑一声,讽刺道:“他是完美的神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受万民敬仰,享百姓香火,不限风光,我不爱他,难道要爱你这种连自己声音都掌控不好的河妖吗?你自己听听,二十年过去了,你的修为半点不长,嗓音还是那么阴阳怪气的,雌雄莫辨的听着渗人得慌!”

阴姬:“……”她是在冰冷的河水里泡得太久了,着凉了,嗓音才会变得沙哑,没想到竟然弄巧成拙了。

简直……简直就是天助她也!

从秀秀的这番话语之中,她又再次获得了有用情报,原来教秀秀娘血咒的是河妖,而这河妖根本不是像她之前猜测的那般是个女子,而是男的。

听秀秀这语气,好像河妖还喜欢秀秀。

“区区二十年而已,我们妖怪修炼讲究的是循序渐进,若他日我得道,你千万别后悔!”阴姬心想,既然要冒充别人,那就得冒充得像一点。

她想,任谁被女人侮辱,都会发脾气的,更何况是个男人!

可秀秀却像是不认识她一般,满脸震惊的瞪着她,抬手指着她鼻尖,不敢置信的凶道:“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要是没有我,哪里来的你?你也不掂量掂量你自己,也敢在我跟前叫嚣。”

“……”闻言,阴姬彻底石化了。

天呐,这到底什么状况?

什么叫做‘没有我,哪里来的你’?

秀秀与河妖到底什么关系啊?

毫无疑问,秀秀后来的这番话语,直接推翻了她之前的所有猜想。

她想找个地方安静片刻。

阴姬一言不发的转身,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秀秀气得破口大骂:“你什么态度?二十年前你不过就是一团青苔,要不是我怨气被你吸收,你至今都没有灵气,你就只配烂在淤泥里,永不见天日。”

二十年前?

阴姬微顿,她扭头盯着秀秀,满脸狐疑,她此时看着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莫非二十年前她与她一样还是个婴儿?

有些事情,她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你的家乡就在河岸对面吗?”她突然问道。

秀秀厌恶皱眉:“你不是知道吗?明知故问是想找话题与我聊吗?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般恶心惹人厌?”

“……”阴姬没有说话了。

看来,她需要去河岸的对面查清楚一些事情了。

离开大殿,阴姬找了个没人的偏殿,她高兴的对着空气说:“和尚,我马上就来找你,你开不开心?”

“哪里来的和尚?”水夷的声音冷不丁的从身后响起。

吓了阴姬一跳。

她转身看见水夷正从偏殿的门口跨进来,眸色哀怨到了极点:“你来干吗?”烦人,打扰了她的好事。

“这是我的地盘,我来不得吗?”水夷一进来就到处打量寻找:“怎么?你把和尚藏了起来?是个什么样的和尚?你们该不会是想暗中密谋对付我吧?”

“你不是神吗?还怕和尚对付你?再说了,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你?你和我们有仇吗?”疑心病真重。

“河神娶妻的脏水被人泼了那么多年,人类早就恨透了我,暗中派人暗杀我也不是不可能。”水夷对阴姬起疑了。

不过,他并未闻到人类的气息。

她方才到底在与谁说话?

阴姬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恨你的是人类,又不是我,我又不是人,方才秀秀将我错认成河妖了,她与河妖之间颇有渊源,秀秀与她娘在这座岛上已经待了二十年之久,我想你们二人之前一定发生过些什么,才会令秀秀对你如此痴迷,可秀秀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她却自称与河妖相识于二十年之前,一个普通人类是做不到二十年维持容貌不变老的,除非二十年前她只是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孩,否则此时绝对有蹊跷!”

“一个婴儿是不会记仇的,她恨她娘,这点足以证明,二十年前的她,绝非是个没有记忆的婴孩儿!”水夷盯着她说。

阴姬正色道:“看来,我需要去河岸对面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区区蛇妖,也敢单枪匹马的闯人类世界,你不怕死吗,越过这条血河的一半,你就会惊动河中河神,到时候,你怕是连上岸的命都没有了。”

闻言,阴姬缓缓的转过头,眸色怪异的盯着水夷:“河神?你不就是河神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