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世妖魔册》异世无冕邪皇 别扭受 异世妖魔册紧缚

更新时间:2020-09-16 00:04:48

《异世妖魔册》异世无冕邪皇 别扭受 异世妖魔册紧缚 连载中

《异世妖魔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路绥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奚沛璘,云觉

主角是奚沛璘,云觉的小说《异世妖魔册》此文是路绥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何止够了。 安平估算着买驴和给他治病买衣服的钱,从里面拿了几块碎银子,剩下的还给他。 虽然同路,但安平并没有和人亲近的意思,亲兄...展开

《异世妖魔册》免费试读

何止够了。

安平估算着买驴和给他治病买衣服的钱,从里面拿了几块碎银子,剩下的还给他。

虽然同路,但安平并没有和人亲近的意思,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一码事归一码事。

云觉眉眼微动,把钱袋子接了过来,给店家一小块,“一晚。”

店家忙给他安排房间,就在安平隔壁。那头驴也被牵下去了。

安平要了水上楼,先洗了个澡,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洗净晾晒,坐在桌边翻出小本本开始画图。

画到了那一家子,她有些记不清它们的区别,干脆把妖怪从储妖罐里放出来,一个个拍晕了摆在地上。

这一家六口大小不一,看样子好像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弟弟,当然也可能是其他组合,但一翻肚皮,雄雌还是很好分辨的。

她拎着后脖子摆弄,最后挤在一起做出个全家福来,照着模样画出来。

这些妖怪也没有个名字,她就只写攻击方式,和应对方法。

她做这个也没想给别人看,就是自己喜好收集,从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见到书本上各色妖怪,就有了这个打算。

披散着带着湿气的头发,安平又收敛心神,慎重拿出黄纸朱砂开始画符。全身心沉浸其中,等到她感到身体僵冷疲惫时,窗外天色已经沉了下来。脖子一动就咯吱响,她起身点燃烛火,发觉头发已经干了。

收好符箓,叫小二上了些菜,吃饱喝足爬到床上。

躺进被子里,她舒服的发出喟叹,随即沉沉睡去。

……

古代人为什么起的早呢?

安平猜,可能是因为没有窗帘吧。

一些人家里,会在床上安装床帐,能起到保暖和遮挡阳光的作用,但她住的只是普通客栈的普通客房,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所以一大早,她就随着亮光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躺在床上想想今日行程,算上城外那个,余邢八只妖怪全部到手,没有待着的必要了。何况奚沛璘估计也要到了,安平现在还不想和她对上。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穿好衣服洗漱,出门时正巧隔壁门从里面打开,云觉换下了那件不合身的褐色衣服,穿着一身整齐青衣,身姿挺拔如修竹。大约是有了钱财,昨晚买了些路途用的东西,现在也拎了个包袱。

二人对视,云觉和煦一笑,安平冷淡点头。下楼同坐一桌吃饭,期间谁也没有开口。直到安平放下筷子,对面云觉也慢悠悠的擦拭嘴角,这才问道:“姑娘接下来要去哪里?”

“稍等。”

在云觉不甚明白的目光下,安平又返回二楼,洗干净手,拿出纸笔。因为毛笔总要墨水才能用,并不方便,所以她特意带着炭笔,写字时要小心不要弄花了。

此间盛行卜卦,奚家也有教导卜卦六种方法,其中安平最擅长的,就属梅花易数。梅花易数依先天八卦数理,随时可以起卦。之前饿着,没有心力,现在吃饱了才有精神。

说起来也好笑,原来安平是不信这些的,因为好奇才学了卜卦,研究起来发觉梅花易数也挺有意思的,何况她起卦几次,每次都八九不离十,不说每卦必中,但也差不多了。

占出行,体克用,可行,所至多得意。

不错不错。

等她收了东西下去,发现云觉还背对她安静坐在原地等待,她一出现就心有所感似的转过头来。

安平觉得奇怪,却没问出口,只说:“久等了。”

“可是有目的地了?”

云觉含笑问。

安平嗯了一声,“接下来我要去亭庆。”

……

这边他们马不停蹄赶往亭庆城,那边还被安平惦记的奚沛璘才进了余邢。

考核时间有一个月,虽然见到安平最先出去,但也没觉得她能超过自己。奚沛璘固然也赶路,但并不如安平那般急切,她身后还追随着几名同窗,一路上嘻嘻哈哈,意气风发打马出游好不自在。

在去往余邢的路上都没遇见妖怪,大家也不稀奇,只等着到了余邢大展拳脚。他们到时已经是下午了,便包下客栈打算先休息一晚。之前几人也是这么过来的,都是矜贵的嫡脉弟子,整天坐在马上腿都要磨破皮了,哪受得了这个,因此一天赶路时间并不多,晚上还要找到地方休息。从照溪到余邢的路途中并没有什么客栈,一直将就着住在农户家里,早就受够了那嘎吱嘎吱响的小床,如今一到客栈,就都先回屋泡澡享受,稍后才下来聚餐。

几人谈话说笑,酒足饭饱后各自去睡了,第二天精神焕发起床去抓妖怪,谁知道一拿出检测法具就傻眼了。

法具罗盘样式,能指引妖怪所在方向,他们本以为拿出来就有反应,哪知放在外面半晌也没有动静。

“该不会是坏了吧?”

其他几人猜测。

“不会的,这还是新的呢。”拿着罗盘的奚沛芸摇头否认,这个罗盘她也没用过,但父亲总不会给她坏的。

那边奚沛璘听见看过来,挑眉夺过她手中罗盘,但任她如何摆弄,那罗盘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算了,用我的。”

她把罗盘往桌子上一丢,从袖中取出一张符箓,其余几人都认识这符,是专门用来追踪妖怪的。

奚沛芸也收起罗盘看她动作,听她念咒喝去,然而那符箓微微一亮,就又暗淡下去,躺在奚沛璘手中没动。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下众人都不明白了,罗盘可能坏了,但这符箓是不会坏的,何况是奚沛璘拿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好使?

“不会是这城里没有妖怪吧?”

有人玩笑道。

奚沛璘皱着眉再次尝试催动追踪符,但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旁边奚沛芸见她脸色不好,忙道:“胡说什么呢,咱们都知道的,余邢离城中最近,自然是要来余邢的。”

其余几人赔笑称是,心照不宣的递了个眼神。

什么余邢离照溪城最近,分明是余邢妖怪最多。

这种上层才知道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却没想到扑了个空。还捉妖怪呢,他们连一根妖怪毛都没看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