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宝贝,他是谁》神奇宝贝我是谁 小攻 宝贝,他是谁Mary

更新时间:2021-01-10 20:04:19

《宝贝,他是谁》神奇宝贝我是谁 小攻 宝贝,他是谁Mary 连载中

《宝贝,他是谁》

来源:作者:西泠半夏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那加,叶赛西

独家完整版小说《宝贝,他是谁》是西泠半夏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加,叶赛西,书中主要讲述了: 而跟在他旁边的女人,精致的容颜赫然与床上睡着的女...展开

《宝贝,他是谁》免费试读

而跟在他旁边的女人,精致的容颜赫然与床上睡着的女子一个样子,完全的复制品。

那加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睡着的女子,冰冷邪肆的眼神终于回暖了一点,真实了一点,唇角微弯,埋在骨子中的精致暗透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嚣张,不张扬却性感。坐下,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子轻轻碰了碰她的,然后附身,嘴唇贴着她的。

“宝贝,醒了,我们要回去了。”

闻声,叶赛西缓缓睁开眼,朦胧间便看到他的脸。

这个男人呵……

嚣张指数:十星。

荒唐指数:十星。

黑暗指数:十星。

祸害指数:满天星。

将他推开。

“那加,好久不见。”

那加够了勾唇,眼里有薄薄的妖气。

“难道第一句话不是应该说,那加,我想你了吗?”他最喜欢看的便是她睡醒的那刻,那微闭的眼睛朦胧而视,像个初生的婴儿凝望这世界,至纯,至魅,也最勾人。

“你可以给世界上的孔雀留条生路吗?”懒懒的掀掀眼皮。

“乖,不可以。”

长长的睫毛扇了扇,心里有些感慨,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转眼,看到房间里的另一个女人,瞬间瞪大了眼睛,那一刻,她心里绝对震撼了。

这个女人,完全和自己一样,看着她,真的觉得自己在照镜子。

只听那个女子说:“伊里丝小姐,我是简。”

简?怎么可能连声音语气都这么像,不,应该说是一模一样。

那神态,甚至连她自己都分不出真假。

看向那加,只听他说:“宝贝,怎么样?这可是我的心血哦。”

叶赛西看着那加很欠揍的脸,分不清……

将她抱起来,手自然的环上他的脖子,他和她向来都是这么不分彼此。

“走了,这里交给简处理就好了。”

“她……”

“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要她何用?宝贝,这个不是你该担心的问题哦,该打!”那加说着,眼神却是瞥向了一旁的简。

一旁的女子呼吸一滞,连忙将头低下,主人对他们这些属下从来不会手软,而那些手段,绝对让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毛骨悚然!

“恩,简,谢谢你。”

他的人,她确实没什么担心的。

第二天,机场,阎屏爱递给了“叶赛西”一张机票和一串钥匙。

“你走吧,下了飞机,那边自由接应你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叶赛西”低着头,很礼貌的站在一边。

“您放心,我会做的很漂亮,不会让您失望的。”浅浅的一如既往的情绪。

阎屏爱又看了她一眼,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然后和身边的男人一起离开,看着走远的两人,“叶赛西”忽然抬头,嘴角赫然挂着一个弧度,那笑,是冷的,嘲讽,不言而喻,却丝毫让人觉察不出什么。

拿着机票和钥匙,提着简单的行李,转身,离开。

刚走了几步,抬头,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嘴角扬起了一抹笑。

而此刻,T市另一所公寓里,装潢豪华的厨房内。

“主人,计划完成。”

一身家居服的那加一手拿着手机,低头,浅浅尝了口勺子里的粥,恩,味道刚刚好,凤凰蓝色的眸子转动了几下,一抹笑意在里面漾开。

“很好。”

接着便直接挂上电话,搁在一边,宝贝,伤害你的人,你说要怎么惩罚才好呢?

将粥盛到碗里,那加眯着眼睛,唇角又是带着几分自然的微笑弧度的,这并不等于说他此刻在笑。

端着那碗他亲自煮的粥来到客厅,那里,叶赛西正盘着腿一脸认真地盯着电视,那加坐在她旁边,瞥了一眼猪八戒那张永不过时的经典面目,拧下眉,然后啪的给关掉。

“宝贝,你难道不知道眼睛在保证正常走路的基本要求下,都要一直将视线凝在我的脸上吗?你这样盯着他,让我情何以堪呀!”

叶赛西将目光懒散的放到了那加身上,眼角抽了抽,他,还真是个大Ma烦,有种将他扔出去的冲动,但是若是就这么扔出去,麻烦立即就会升级成噩梦。

“那加,你可以再矫情一点吗?”

“中气十足,恩,问题不大,来,宝贝,喝粥。”那加笑眯着一双狐狸眼,将叶赛西抱到自己腿上,然后细细搅动着碗里的粥,很是细致。

那加是谁?向来都是女人伺候他,能让这位人物放下身段来伺候的人,世界上,似乎真的不多呵。

叶赛西柔若无骨的将自己身上的重量全放到那加身上。

“那加,你这伺候人的功夫什么时候练就的?你可以发展发展,潜力无穷啊,到时候就算破产了,等着包养你的肯定少不了。”

叶赛西就着他的手张着小嘴喝口粥,其实那加的手长得很漂亮,属于那种很细腻的,这么血腥的人竟然长了一双如此漂亮的手,不得不说,很浪费,作孽啊!

对,是血腥,那加,布雷尔,从来都是血腥的。

温柔,那都只是假象而已。

而叶赛西忽略的是,他称之为假象的温柔向来只对于她而言,对待别人,这个男人,从来都只有狠。

那加笑得很畜生很无害:“宝贝,啥时候把你心里那人挖出来给腾个地,我给你包养如何?”

“这笔生意太不划算了,我是穷人,消费不起奢侈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