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嫡女惊华绝宠世子妃 腹黑攻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cj

更新时间:2021-01-24 20:04:15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嫡女惊华绝宠世子妃 腹黑攻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cj 连载中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

来源:作者:恬笙凡蛊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陈恬笙,莫伊

主角叫陈恬笙,莫伊的小说是《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它的作者是恬笙凡蛊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恬笙根据莫伊教的方法吸收那些元素后,灵力迅速的...展开

《嫡女不成材:绝艳邪妃》免费试读

陈恬笙根据莫伊教的方法吸收那些元素后,灵力迅速的从完全没有到灵徒段,直接跨了灵气九个级这么一个大阶。这让莫伊都暗暗惊叹,对于以前陈恬笙的过去,心里想着,是该去调查一下了。

然而,灵力的提升快,并没代表陈恬笙就可以松口气了。

“你按照我教你的步法训练。”莫伊冰着脸,看到陈恬笙又开始想要去树上偷懒睡觉,便沉声对她说道。

“好吧。”陈恬笙吐了吐舌头,然后站在原地,脑海里预演一边莫伊演示的步法、手法、时间掌握、速度,感觉到自己能够面前能够懂得些要领了,才开始凝灵力于手中的木剑之上并挥动起来,一边根据自己理解的莫伊的步法,动作着自己的步子。

对于陈恬笙这样做,莫伊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她这样的做法,对,也不对。但一想到自己师父给自己说过的话,便作罢了。“一部功法是固定的,但人并不是固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和特别之处,学习功法,能够真正学会用,能够是变成适合自己用的,那么那部功法才算是真正的被用对了。要不然,就是废了,人废了,功法也废了。”

“啪啪啪。”

一些树叶和树上的树枝随着灵力的扫过而断的断,飞扬的飞扬,一时间场景惨不忍睹,而正中间的陈恬笙也很快的被树叶淹没了。

“出左脚的时候要稍微轻提,右手同时聚气在木剑上,左脚触地的同时右手出击。再来。”

小球趴在莫伊的肩膀上捂着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另外一边蹲在地上的金狮兽则是懒洋洋的直接睡着了,还打鼾起来。而莫伊只是认真的看着陈恬笙一遍又一遍练习的动作,时不时的出声纠正。

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天后,陈恬笙的力量控制和步法攻击才算是勉强过关。

“啾啾,主人怎么这么笨啊?学了那么久才勉强学会。”小球坐在金狮兽的头上,一边啃着爪子,一边嫌弃的看了一眼坐在树下正准备打盹的陈恬笙。

“吼。”金狮兽没有说什么,因为知道陈恬笙能够听懂自己和小家伙说的,所以只是幸灾乐祸的等着小球被教训。

“你说什么?小球,你皮痒了是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三天来你心里是怎么吐槽我的啊。”陈恬笙揪着小球的后颈上的毛,并将它提了起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是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正在休息的莫伊身体莫名的紧绷了一下,但没有做其他的动作。

“啾啾啾啾,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小球也愣愣了,直到感觉到自己的小身子整个都是悬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小眼睛无辜的看着陈恬笙,似是刚才不是自己说的一般。

陈恬笙没有注意到太多,只是翻了翻白眼,这几天被莫伊心理和语言上的打击早已经憋了一口闷气,想要找个出气筒来出出气,但看着莫伊吧,太强大,打不赢;小球吧,它又没犯什么错;金狮兽吧,体型太大,皮太厚,估计没打疼它,反而把自己弄得一身的灰。而现在,借着自己能够听得懂魔兽语言的这个优势终于找到修理小球的借口了,陈恬笙心里一阵的高兴。

这时候,由远及近的娇喝声打断了陈恬笙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

“小心跟着,待会谁要是再敢给我退缩,我让他喂我的金蚕雕。”一个轻柔却尖细的女声似乎很不满的恐吓道。

“是,大小姐。”几个男人不一而是地附和着。

陈恬笙和小球对视了一眼,然后将小球扔到了地上,身体靠在树干上,静候着马上就会到来的几个人。

“啾啾。”小球不满的翻了个身,朝着陈恬笙呲了呲牙,然后灰溜溜的又跑回金狮兽的头上继续端坐着。

“大小姐,前面有人。”一个男声似是察觉到什么,很是慎重的提醒道。

“本小姐知道了。不就是几个人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魔兽森林每天都有修士进入,要是没有人我们就活不到现在了。”女人不耐烦的说着。

待到看见陈恬笙和她旁边的魔兽的身影的时候,女子明显的抽出了手中的宝剑,警惕的看着陈恬笙及两只兽,想着要绕道走,但是又想到要是绕道走会让自己很没面子,还不如去看看情况了再说。

“请问阁下是哪位?小女子是落英城黄家的黄媛,和几个家族子弟路过此地,不知道阁下在这里,多有打扰,请多见谅。”黄媛微微抬着头,看着陈恬笙的时候都是先摆出一丝傲气,头梳未出阁时候的半鬓角,插着几只银簪子,身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裙,手里拿着一柄镶了红**兽晶核的宝剑,手上带着一颗镶着白色晶石的戒指。如果是硬要比喻女子的容貌的话,只能说比红牡丹要娇艳几分,她得意的样子很明显,但通过眼睛里的神色,却是让别人猜不透她心里的想法。

陈恬笙没有答话,只是细细的打量着离自己五六米远的女子,一时间就忘了回神,只是心里不住地叹道:好一朵美丽的牡丹花,虽然人虚伪了些,但是长的好看就是没办法,让人忍不住看一遍又想看第二遍。

“只准看我。”莫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树,将陈恬笙的小脑袋硬扳着看着自己的脸,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少许怒气。

“什么。”陈恬笙被打断思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迷茫着眼睛,伸手戳了戳莫伊白皙好看的脸蛋。

“我说,你只能看我,不许看别人的脸。”莫伊也不管陈恬笙是不是真的没听清楚,只是很认真的看着陈恬笙的眼睛,郑重的带着命令的说。

“哦。”陈恬笙心里念着,不看就不看,反正我又不是正宗的颜控。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陈将军府的那个被抛弃的傻子嫡小姐啊。你不是应该在玄云门里待着的吗?怎么在这里?身边还跟着一个小白脸,你就不怕你那未婚夫寒心啊?”黄媛最开始打量陈恬笙的时候只是觉得熟悉,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时间没有想得起来,但听到陈恬笙的声音之后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穿着宽大的衣服的小人是在落英城臭名昭著的傻子,而这时候还和一个小白脸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的,根本没将自己说的话放在眼里,顿时心里边冒起一股无名火,便转了转眼珠,很是讽刺的说道。

“未婚夫??”陈恬笙这下懵了,未婚夫是什么鬼?为什么记忆里没有这件事?还是说“陈恬笙”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亦或者是因为自己的未婚夫的身份让有的人想要夺取,找人来将自己打死扔森林,然后找人替嫁?陈恬笙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什么有的没得,关自己什么事,不想自己嫁给那什么未婚夫,自己还不想要呢。

莫伊一直都看着陈恬笙的反应,见到她迷茫的神色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瞬间莫名的放松了下来。

“你不会不知道吧?也对,谁叫你是傻子呢,未婚夫是世子,嫁过去就是世子妃这个正室的身份,即使再傻,别人也会看在世子的份上让你三份,但要是你连世子妃都做不成,那你就什么都不是了。诶,说来你也是命苦,爹不疼,娘死得早,就得了个爷爷疼惜,但是爷爷经常闭关,这次能不能出的来都是个问题,就只剩下你自己一个孤苦伶仃的。说的我都快替你哭了。”黄媛一面假装摸了摸眼睛笑着,一边讽刺的语气说着风凉话,想要刺激一下面前装作镇定的“傻子”。

然而让黄媛失望了,陈恬笙认真的听着黄媛说完,只是像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话。心里暗暗地揣度着这些消息的真实性,要是以前的陈恬笙听到爷爷有可能出不来的消息,估计已经愤怒的要去拼着命和黄媛打架了,只是,此陈恬笙已经不再是彼“陈恬笙”了。

黄家和将军府本来就不对盘,在生意或是政见上都是针锋相对的对手,而将军府因为出了一个傻子“陈恬笙”被黄家处处嘲笑,在面子上就落下了一大截,也因此将军爹才对“陈恬笙”被欺负不管不问,而送往玄云门“修习”这个注意也是将军实在不想在听到或是看到自己这个傻子女儿做出的决定。

这时候黄媛来嘲笑自己,也不过是为了过一把嘴瘾,只是人啊,何必给自己找不快呢。

“啾啾啾啾。”

小球听到这个不认识的女人骂自己的主人是傻子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去干架了,只是见到主人有问题要问,便不敢贸然的前去。一直看到面前这个女人惺惺作态的样子,让小球最终愤怒了,两只小短腿一蹬,在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蹦到了黄媛的眼前,很迅速的挥动着爪子往她身上脸上抓。

“啊,畜生,快滚开。”当脸被锋利的爪子划过的时候,黄媛就反应过来了,只是小球的目标太小,慌乱中也没想到用灵力对付这个魔兽,而是只想着要让这个畜生快点离开自己,对于女人来说,受伤事小,毁容事大。也因此,在感觉到自己身上、脸上被爪子抓就忙着用手去挡,一边还不停地尖叫着。

“啊,啊,啊,陈恬笙快让你的魔兽走开,啊..”

小球不停的上蹿下跳的围着黄媛乱抓,而且是抓到哪里是哪里,并不管抓到的是什么。直到感觉差不多了,陈恬笙才示意停下的时候,黄媛就由红牡丹变成了零落的残花模样坐在地上翻滚过了许多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