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修梦狂潮》修梦人名 第22章 杀 人 湖 修梦狂潮㚻

《修梦狂潮》修梦人名 第22章 杀 人 湖 修梦狂潮㚻

发布时间:2020-03-25 18:05: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水煮白斩鸡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修梦狂潮》是水煮白斩鸡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允儿,袁宏,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微微亮了起来,袁宏领着梁允儿一同朝东南方向走去,直奔长阳城。 途中,袁宏走进一家戏剧团,花三百文钱买下一副八字形白色假胡须和花

修梦狂潮

推荐指数:10分

《修梦狂潮》在线阅读

《修梦狂潮》 免费试读


天微微亮了起来,袁宏领着梁允儿一同朝东南方向走去,直奔长阳城。

途中,袁宏走进一家戏剧团,花三百文钱买下一副八字形白色假胡须和花白假发,佩戴了起来,并让化妆师在自己的眉头上添了些“皱纹”,完事后二人继续朝前赶路。

在天黑之前,他们终于抵达南疆的第一主城——长阳城,并从西门进了城。

城中车马川流,商铺林立,显得无比繁华。抬头望去,数不胜数的利喙猛禽绕城盘旋,发出的啁啾声倍显凄厉,令人闻之丧胆。

“这哪里是人生活的地方,简直就是猛禽集中营!”

一边感慨,袁宏一边随着梁允儿加速向城东走去。待走近梁府,袁宏不禁心头一怔。

山外青山楼外楼,画中绣画幽中幽。若非浪客门前过,怎晓玉宇绕水游?

琼楼叠叠,山水环抱,幽香的花草气息凝结于静谧之境中——他实在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画一般的美奂之地,更不敢相信,这就是梁允儿的家。

见袁宏满脸的不可思议,梁允儿悄步迫近他,笑嘻嘻道:“师兄这是怎么了?”

袁宏摸了摸头,徐徐道:“没想到你家跟你一样美。”

闻言,梁允儿吐了吐舌:“哪有像你这样比较的,走啦,还赶着吃晚饭呢。”话还没说完,她拉着自己的师兄径直跨过西偏门的高门槛——没错,只能跨不能踩。

“爹,我回来啦。”

挽着袁宏的胳膊,梁允儿像只快乐的兔子,跳跃着直奔家里的明间。

“茜茜?你回来了!”

人未至,声立现,温润如玉胜酒酣。

袁宏伸长了脖子,细细打量着明间里健步走出的中年女子。女子富贵端庄,虽眼角略带点点鱼纹,那姿容却丝毫不逊于梁允儿。举手投足间,她那洗尽铅华的气质与感染力,深深将人给吸引。

俨然看见了了梁允儿牵着一个糟老头,她轻轻咳了咳。见状,梁允儿放开袁宏,快步走向她,钻入了她的怀抱中。

“娘,我想死你了!”蓦地,梁允儿抽出身子,望了望明间,神情略显困惑:“对了,爹呢?”

“你爹一个时辰前带着家丁六子去了那望江湖,我看他们手里拿着渔具,应该是钓鱼去了——不过,现在是晚饭时间,老爷子怎还不赶回呢?”言语间,梁母似有几丝不安。

瞅了袁宏一眼,梁允儿嘀咕道:“爹他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说着,她再次牵起袁宏,扭头便要出府,在听到更大声的咳声后,她紧贴着自己的娘亲,附耳低语了一番。

梁母似已明白一切,轻轻点了点头,命令下人取来一把格外精致的宝剑,递向袁宏。

礼貌地回敬了一个微笑,袁宏抱拳道:“晚辈勉强算个修行之人,用不着这个,多谢伯母的好意。”

梁母会意地微微笑了笑,语重心长道:“这年头坏人多,在老辣之辈面前,你们年轻人尤其容易吃亏,多件防身物总不是坏事。既然你不打算要,我也就不再勉强。总之,要多加小心。”

语坠心海,袁宏没再应声,在梁允儿的牵扯下,他接踵走出了东偏门。

据梁允儿说,望江湖坐落于城东的东芋山下,距离梁府五里之遥。它三面环山,常年被雾气所笼罩。

大约三年前起,这里时常有人莫名失踪,而且一旦失踪,再也找不回,坊间的说法是,湖水太深,水温过凉,不管懂不懂水性,只要落了水,就别想再活着上岸。“冰冰凉凉水,凄凄厉厉风”,诡秘而骇人听闻的传言不胫而走。

对于梁允儿阐述的这些,袁宏保持了缄默。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二人来到湖边。奇怪的是,在这里既没有发现人影,也没有发现渔具,甚至连一丝人的气息都没有。

背对着挂在山梢上的夕阳,凝望着泛着微红的青色湖面,袁弘若有所思。

“师兄,为什么爹爹会不在这儿呢?明明娘亲说他提着鱼竿过来了。”

梁允儿显然十分着急,她几乎跺起脚来。大概缘于练功鞋鞋底过软,她被脚下的尖石子扎得“哎呦”一叫。

见状,袁宏连忙蹲下身子,把她的鞋子脱掉,揉了揉那狭窄而又嫩白的小脚。伴着一缕清风,扑鼻香迎面袭来,令人一阵酥麻。

桂芳难比梁家女,脚下沉香醉柳鱼,这已经不是袁宏第一次亲身体会。

将梁允儿扶坐在一旁,袁宏向前又迈了几步,弯身捧了一捧水,并尝了尝,继而冷冷一笑。

他转过身,向梁允儿走回,面容依旧那么冷峻。

“师兄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很显然,梁允儿根本静不下心来,她套上鞋子,猝然站起,满脸都是困惑。

“这是个杀人湖!”袁宏手指着湖面,眸色格外坚定。

“杀人湖?这里经常发生意外不假,可从来没听说过跟杀人有关。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么,湖水太深太凉,而且早晚都会起浓雾,同时也会伴着巨浪,来这儿游玩的人,要是赶在白天还好,万一正值深夜或者清晨,多半会出事,而且尸骨难觅。所以说,我宁愿相信是意外,而不是杀人祸事。”

梁允儿虽神色焦虑,却解释得十分耐心。因为她明白,她的师兄需要她提供的这些事实依据,从而找到问题的真相。

摇了摇头,袁宏进一步贴向她,缓缓道:“第一眼瞧见青色的湖面,我就怀疑这是个咸水湖。由于光线不是很好,以免判断出错,刚才我又尝了尝湖水,发现湖水较为咸涩,”顿了顿,他与梁允儿四目相接,继续道:“我生来三觉灵敏——听觉、视觉、味觉都异于寻常人,或许你们辨别不出水味,而我可以!”

听他这么一说,梁允儿轻捂着嘴巴,吃惊道:“原来师兄生来就跟人不一样,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对了,你说这是杀人湖,这与水的咸淡有何关系?”

轻轻摸了摸花白胡子,袁宏不紧不慢道:“淡水湖在白天经太阳曝晒,到了夜晚,湖水上下的温度会逐渐趋同。而咸水湖则不同,它会把白天日照的能量储存起来,即使在夜晚,湖底的温度也会很高。”

见袁宏停顿了下来,梁允儿晃动着手指道:“噢,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即使遭遇夜晚的浓雾,即使不慎落水,那些熟悉水性的人是不可能被冰凉的深湖水夺走性命,因为所谓的‘冰冰凉凉水,凄凄厉厉风’根本就是谣传。把热水说成凉水,把人祸说成意外,这一定是歹人为了掩盖杀人的真相。”

闻言,袁宏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他又收敛笑容,合上了双目,半晌不语。

见此,万般焦虑的梁允儿本欲说些什么,忽又咬住嘴唇,或许,她不想打扰冥思中的袁宏。

“跟我来!”

袁宏蓦地睁开双眼,牵着梁允儿,顺着弯曲的湖岸,直朝湖对面走去。

渐渐地,一阵狂躁的狗吠声传入到了他们的耳中。

“呀,怎么是大黄?”

还没等完全走近,梁允儿快速奔向一条毛茸茸的小黑狗,将它抱在了怀里,不停轻捋着它的黑毛,倍显怜惜。对此,袁宏万分错愕。他很难理解,黑黢黢的一条狗,怎就成了“大黄”?那体长顶多不过成人的两拃,被冠名一个大字,这是多么的违和!

那大黄舔了舔梁允儿的手指头后,一个奋力翻腾,重又跳到了地面。它朝着湖心方向不停狂叫,似乎想表达着什么。

满面疑惑,梁允儿扭头瞅了瞅袁宏,俨然很期待从他这儿获悉些什么。

吭都不吭一声,袁宏连忙将大黄抱起,狠狠地仍在了湖中距离湖岸两丈远的地方。

梁允儿完全看傻了眼,她面向袁宏嘟嘴道:“大黄不会游泳,你怎么把它丢进了湖里?”

袁宏不以为意,爽朗一笑:“那小黑——噢不,那大黄分明是个田园犬,本就有会水的潜质。我把它丢进湖,刚好赐予它指路的勇气。”

话音刚落,他将头转向大黄。只见那小黑狗像个落汤鸡似的,双脚乱扑腾。

“大黄,快游回来!”梁允儿由于不懂水性,只能一阵干吼。同时,她不忘用一双幽怨的眼神紧盯着她的师兄。

可神奇的是,大黄竟没有往回游,而是努力向前方划去,大约划了一丈远,它忽放缓了速度,又是一阵狂吠,此刻,它的身子已开始缓缓下沉。

见此情景,袁宏一阵明悟,毫不迟疑,他速即打出龙影能量掌,直朝狗吠的地方袭去!

霎时间,风起浪涌,天穹噤声,两道龙影凌空盘旋,掠过大黄的上方,交汇于一点。那静寂中的喷薄迸发,似要摄走天魂地魄!

为遮住刺眼的光芒,梁允儿拂袖于眼前。而此刻,袁宏早已踏起凌风步,将大黄抱上岸,交还给了梁允儿。

伴着料峭森寒的龙鸣声,两道龙影赫然遁入水中,旋即又破水而出,化为浪沫后落水消融。与此同时,满湖的清水汩汩作响,顷刻间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中。

“师兄快看!”梁允儿一手在胸前护着大黄,一手指向正前方,大声呼喊了起来。大黄也随之狂吠不停。

袁弘凝神望去,只见先前大黄的沉身处忽有几道金光乍现,影影绰绰,转瞬即逝。

他正欲向梁允儿解释些什么,蓦地,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锁住了他的筋骨,并将其拖拽到了闪光处。随之而来的,是他眼前的一片黑暗与耳边的几声尖叫……

修梦狂潮

作者:水煮白斩鸡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修梦狂潮》是水煮白斩鸡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允儿,袁宏,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微微亮了起来,袁宏领着梁允儿一同朝东南方向走去,直奔长阳城。 途中,袁宏走进一家戏剧团,花三百文钱买下一副八字形白色假胡须和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