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你总会遇见一个人的 第七章 你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话?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主角是顾璞,曾存善的小说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你总会遇见一个人的 第七章 你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话?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主角是顾璞,曾存善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1 00:04:1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骨大板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顾璞,曾存善的小说《你是我的总会遇见》此文是骨大板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虽然,那盒樱桃叶笺没有花半分钱,但看著好端端的东西就这么放坏,就特别暴殄天物,就不应该给他的。 尤其是亲手一粒粒把坏掉的丢掉,满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 免费试读


虽然,那盒樱桃叶笺没有花半分钱,但看著好端端的东西就这么放坏,就特别暴殄天物,就不应该给他的。

尤其是亲手一粒粒把坏掉的丢掉,满心满眼都是难过。

以致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她的效率大不如前。

直到,外头传来一阵骚动,陈聪被紧急call了出去,她才大梦初醒般跟了出去。

入眼就是随床的护士手脚麻利地将衣衫半敞的病人推入检查室。

情况凶险得半分也容不得耽搁。

陈聪抽出随身携带的瞳孔笔,边检查边听随床护士汇报病人的基本情况。

“病人头部受伤,大小眼。”

“有可能颅内压上升,立即准备手术减压!”

“照CT!”

……

“CT结果显示,硬膜内出血,严重脑创伤,有血压块,有多余的手术室?”

“有!”

“立即开刀手术!”

“叶笺,准备下,第二助手。”

“是!”

……

“起骨。”

……

“切硬膜。”

……

“大家都做得很好。”

六个小时的分秒必争,人算是暂时抢回来,参与手术的一行人脸上都是倦意和喜悦,作为主刀的陈聪,自然得表个态。

“叶笺,做得很好。”

“谢谢老师。”

“先去吃点东西再回来。”

陈聪把手套摘掉,对还跟在身后的叶笺说。

“好。”

得令后,叶笺先上了个洗手间,不料平常没什么人的卫生间所有间格都满当,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她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去另一边的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她边琢磨究竟怎么解决肚子的问题边往回走,早上来的时候不见得很饿,就把挑出来的几个樱桃给吃了,后来饿起来的时候,人在手术室,想吃也只能忍着。

现在这个点,饭堂估计连锅碗瓢盘都洗好了,出去吃的话……即使去最近能吃到饭的地方,从下单到端上来,至少也得要半小时,时间好像不允许。

真是头都大了。

叶笺又饿又闷,人是疲惫至极,感觉看什么什么都是了无生气。

突然,前面病房里拐出来一个穿着橙色荧光服、看上去十九、二十岁的女孩,荧光服左胸处还印着“幸福银行”四个字。

叶笺认得,那是她们学校的一个义工组织,她以前大一大二的周末偶尔也会去,这样看来,是师妹没错。

女孩手里还攥着几袋针水,她看看针水袋上的床号,又看看病房门上的标牌,嘴里念念有词,经过叶笺的时候,还甜甜地打了声招呼。

看着这个女孩,叶笺好像见到以前的自己,不由得也就多注意了她一阵。

“47床。”

女孩小声嘀咕着,然后走进了标着“45-47”的病房。

恰巧,这个病房有带教老师在查房,周围,还跟着几个实习医生,本来还算大的病房一下子就拥挤了很多。

“看看,这就是肾内科的研究生。”说话人明显是话里带刺。

女孩挨着墙身进去。

47床在靠窗台的位置。

陪护家属正在料理病人的琐事。

女孩又核对了一遍标签上的人名和床位上的人名,无误之后,准备把针水挂到特定的挂杆上。

没想到,这个挂杆太高,女孩垫了几次脚,无果,家属便和颜悦色地从女孩手机接过针水袋,“我来吧。”

“谢谢。”女孩道谢之后就转身离开前往下一床。

经过还在讲课的带教老师那里,女孩依旧贴近墙身想要离开。

带教老师却开口叫住她,“欤,你过来一下。”

女孩疑惑地指着自己,“我?”

“是你。”带教老师肯定。

随行的实习医生便默契地让开一条道。

女孩百思不解地走过去。

“你知道你刚才做错了什么吗?病人家属……”

女孩以为是说她没跟病人家属道谢,她满脸通红地解释,“我有说谢谢的。”

“病人家属……”

意识到带教老师不是指这件事,众矢之的女孩吓得脸色都白了,慌不择言地重复,“我有说的……真的……我也仔细核对过名字。”

“我是说……”

“好的,老师,您说……”女孩搅着衣角,眼神里都是不知所措,却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

“挂针水本来是你做的,现在病人家属帮你挂上去,你应该等家属挂好,才离开的,你就这样丢下就走,很没礼貌知道?”

“对不起,我知……知道了。”

女孩鞠了个躬。

“你要道歉的是家属。”

“对不起。”

女孩整个脸黑红黑红的,开口声音都是颤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女孩像破城最后孤勇的战士,无助单薄。

全程看着的叶笺不屑地吭了声,她还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那天在饭堂被顾璞和陈聪怼得吃黄连亏的医生。

——曾存善,硕士,主治医生。

只一眼,叶笺就一丝不漏地将他的信息收入眼底。

“今天先到这里,刚才抽问没答出来的,立刻回去看书。”

曾存善将弹簧笔插入口袋,义正言辞地说完,就往茶水间过去。

叶笺哽了口气,也跟著过去。

等周围没人,叶笺开口叫住前面的曾存善,“曾医生,你等一下。”

曾存善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见到叶笺胸前写着实习医生的铭牌,颇为惊讶,从来实习医生见到他都是躲得远远的,迄今为止,这是第一个主动找上门的,“有事?”

“是的。”叶笺看看四周,“可以借一步说话?”

曾存善饶有趣味地看住她,似笑非笑,却不置可否,等叶笺走了几步,才慢条斯理地踱步。

“曾医生,”进到茶水间,叶笺努力斟酌言辞,“我觉得你刚才的处理方式不对。”

曾存善哦了声,悠哉悠哉地靠在流理台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喝起茶。

“刚才那个女孩,她的确做得不对,但是,曾医生即使是要指出她的错误,按照规定,理应私下约谈,而不是当着病人、家属、实习医生的面。”

“所以……你的意思是,”曾存善放下水杯,沉着嗓子问,“我错了。”

“可以这么说。”

曾存善意味不明地笑了声,然后起身,朝叶笺的方向过去,就像一只见到自己围剿的猎物落入自己圈套的猛兽。

叶笺开始有点后怕,她刚才怎么就敢在这种地方质问他?但现在,无路可退,话已经说出来了,她必须、也只能坚持她的道理。

“按你的道理,我是不是应该说句对不起?”曾存善又逼近了几步。

叶笺警惕地后退,声音早没了初时的胆气,“至少应该和那个女孩说。”

“那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些话的?”曾存善转了转手腕上的表带,好整以暇地看她,“实习医生?”

“一个指出者的身份。”

“真是伶牙俐齿,”曾存善勾唇,“据我所知,离科室轮换还有一个半月,你说,如果最终考察被带教老师评为不及格,你猜猜,会怎样?”

实习期间,结束每个科室的实习,带教老师都会根据实习医生的表现作出评价,学校则根据所有带教老师的评价综合得出每个学生的实习成绩。

按照她们学校的惯例,实习开始前,每个人轮换的科室都已经是定好的,但也有例外,譬如带教老师临时有事,就像她转到陈聪那里一样。

所以,曾存善言下之意,是他会是她下一个带教老师?

“怎么不说话呢?刚才的理直气壮呢。”

占了上风的曾存善不留余地继续逼进。

叶笺退无可退。

这时,身后烙上一块温热的物体。

后知后觉意识到那是手。

却没收住,一脚踩在那人脚上,结结实实地在那人身上刹停。

“对……对不起。”

叶笺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身后的人是谁,就听到他说,“我的学生,你永远得不到的学生,这个身份,不知道曾医生还满意?”

紧接着,叶笺听到了自己心脏坍塌的轰隆声。

顾璞,他怎么会在这里?

相比叶笺,曾存善要镇定许多,似乎对顾璞出现在这毫不意外,“不知道,顾医生想听到什么答案?”

“如果曾医生没什么要说的话,我就先带她回去,好好犒劳。”顾璞特意咬重最后四字,然后,理所当然地拎着叶笺扬长而去。

某种意义上,这是叶笺第一次察觉到,顾璞和曾存善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涡旋。

“谢谢。”

走远,叶笺终于将徘徊了半天的两个字说出口。

“以后离他远点。”

也不知道顾璞是听没听见,他就这么背对她,撂下一句话,头也不回走了。

顾璞从来不带学生,刚才的话,多半是出于维护她,叶笺自然懂的。

想想,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哪,他也不知道她送的樱桃,挺好的。

从叶笺叫住他往茶水间走开始就发现顾璞的曾存善,在背后悄然无声地将两人的交流收于眼底,默剧落幕之后,又选择淡然离去。

*

往后几日,叶笺没再和顾璞打过照面,只是,她会比平常早一个小时到医院,在亭边背背书,等见到顾璞的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她也就收拾东西回去了解陈聪负责的病人的基本情况。

上洗手间的空隙,她会无意识转悠到七楼,也撞见过几次梅燃进出顾璞的办公室。

慢慢,她发现,顾璞和她一样,相比乘电梯,更偏向于走楼梯。

运气好的时候,她会碰上顾璞上楼或者下楼,通常,她情愿后面走快点,也会停下来花上十来秒看他走完那段楼梯。

就只是单纯渴望看着他,可以不说话,不交流。

就像,看著一只在太阳下打呼噜酣睡的猫,什么也不做,就那样静静地,能看一下午那种。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

作者:骨大板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顾璞,曾存善的小说《你是我的总会遇见》此文是骨大板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虽然,那盒樱桃叶笺没有花半分钱,但看著好端端的东西就这么放坏,就特别暴殄天物,就不应该给他的。 尤其是亲手一粒粒把坏掉的丢掉,满

小说详情